返回

才十亿仙灵币(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whsljy.com
     才十亿仙灵币(十) (第1/3页)
    

東宮崇仁殿,李世民還是和往常一樣,批閱各種奏疏、奏報。自從登基以來,當了兩年皇帝的他,已經出現了幾根白頭發。

人人都想當皇帝,卻不知皇帝有多辛苦,人們只看到皇帝至高無上的權力,卻看不到皇帝背后的心酸。

皇帝,這是一個特殊的職業!他權力大,收入高,福利好,還有生殺大權。但是,這也是一個高危職業!干好了,未老先衰;干壞了,國破家亡!

李世民這個皇帝是稱職的,要不然也不會開創貞觀盛世。他每天除了批閱文件外,還要接見各部門的高官,處理各種各樣的瑣碎雜事。

這不,程咬金、李靖說話就到。他們來到崇仁殿外,先是由宦官進去通報李世民,等宦官出來通知他們之后,他們才能進入。

二人進入殿內站立不動,也不說話,就這樣沉默了起來。

李世民似乎也忘了他二人的存在,連頭都沒抬,繼續看著手上的奏報,時不時還沾下墨汁,寫下自己的意見。

“陛下!”良久之后,程咬金終于忍耐不住了。

“哦!是藥師和知節啊!情形如何?”李世民聽到程咬金喊他,他抬起頭看了一眼,問李靖、程咬金二人后,又低頭看手上的奏疏了。

二人互看一眼,并沒有說話,還是一樣低頭沉默著。

李世民可能是會意錯了,繼續問:“比之《秦王破陣樂》如何?”

程咬金先開口,說話吞吞吐吐的:“陛下…俺…俺們壓根沒聽成!”

“沒聽成,這是何意?”

“就是,俺們不小心讓楊小子溜了。由于演奏人員沒有指揮,所以演奏不出來,俺們就聽不到。”

“指揮?這是何意?給朕詳細說說。”

隨即,程咬金便將自己從看到楊義開始,再到被楊義溜去華陰,所經歷的事情,詳詳細細的說了出來。

當然的,把櫟陽縣伯與王家兄弟的恩怨給省略了,這是維護下屬的行為,他程咬金不會傻到出賣手下。

“哈哈……你們兩個家伙真不害臊。兩個人合起伙兒來騙朕的小天神,居然還被人家擺了一道,還被他給溜了!”

李靖眼睛一瞪,心里暗忖:朕的小天神!這是什么意思?難道那小子真的是個天神?如果他真是天神下凡,能演奏《天兵戰曲》就說得通了。

“陛下,俺們先前可不知道演奏還要指揮的,他既然去了華陰,那臣派人去把他抓回來。”

“抓什么抓?正說你們被他擺了一道,你們還不服氣是不?楊家老祖今年九十有四,何來的百歲大壽?”

“好一個滑頭小子,某下次碰到你,必讓你好看!”李靖也有些怒了。

他能不怒嗎?自己是楊義的投資人,他弄出了那么多新鮮玩意兒,居然還把自己瞞得死死的!

“藥師,你也不要太過惱怒,過兩天你去給朕拿十斤瓊漿玉液回來。朕明明頒布了禁酒令,他卻偷偷在釀酒,這十斤瓊漿玉液就當作是酒稅了。”

李世民這樣一說,李靖更是氣得要吐血。不過他不是氣李世民,而是氣楊義那小子。

皇帝都這么說了,那就更證明瓊漿玉液就是楊義所釀造的,他居然還在自己面前大言不慚的否認。

李世民見李靖愣愣發呆,以為他是為進貢十斤瓊漿玉液為難,連忙改口:“要是十斤不行的話,那就減半吧。若是極難釀造,那就按照釀造量的一半,取來給朕。”

“陛下誤會臣了!說句實話,臣壓根就不知道這件事情。今早過去時,臣還問過此事,那小子卻矢口否認。”

“李藥師說的是真話,當時俺也在場,這小子真不是個東西!”程咬金等李靖一說完話,便把楊義賣得一干二凈。

李世民深以為然,笑盈盈的看向程咬金:“居說,他這時候也能種出豆芽來,還讓程愛卿幫著賣,現在已成為眾臣家中唯一的綠菜!不知可有此事?”

李靖眉頭一皺,慢慢轉頭看向程咬金,嘴角微揚。像是在說:原來你和那小子沆瀣一氣。

程咬金心嘭嘭跳得厲害,連忙表態:“從明日起,臣每天都給陛下預留三十斤,也給藥師留十斤!”

聽到程咬金這話,李靖才露出了真誠的笑意:“那就辛苦知節賢弟,如若那小子問你要錢,你就說這是他應該孝敬某的,不應談錢,那樣太俗氣了!”

程咬金兩眼放光:“還是藥師厲害,俺也應是如此!哇哈哈……”

“咳!”看到這哥倆坑自己小舅子,李世民也不甘落后:“知節啊,那朕的一百斤……”

李靖聽李世民的話一呆,愣愣的看著李世民,心中腹誹不已: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

程咬金暗暗抹了把汗,低頭向李世民回話:“陛下,恐怕不行!”

“你……”李世民被氣得夠嗆,拿在手上的奏疏就要丟向程咬金。

“陛下,不是臣不愿意,而是豆芽出產有限,供給各府上都是有定量的,實在是挪不出這一百斤給陛下了!而且,而且……”

“而且如何?”李世民見這直爽的漢子,都開始口吃起來,不爽的問。

“而且,如今正值寒冬,種植豆芽成本太高,會…會虧本的!”

程咬金找不到借口來規避這一百斤的豆芽,那他就撒個謊,將成本抬高。

“哦,不知道這豆芽種出來還要何成本?別告訴朕,成本是一斗豆子要一貫錢!”

“陛下,不是一斗豆子一貫錢,而是一斤豆芽一貫錢!”

“撲”剛才李世民沒舍得砸出的奏疏,結結實實的砸在了程咬金的腦門上。

李世民指著程咬金大罵:“程咬金啊程咬金,帶兵打仗黑點心,朕不但不罰你,還會獎賞你。可你如今都干了啥事?一斗豆子不過百余文,種出豆芽得數十斤吧,你居然賣每斤一貫錢!你的豆芽是用金子種的不成?”

程咬金被李世民怒罵,他惶恐的跪地:“陛下,宮里的百斤豆芽,臣就是不吃,也要供給您。可是,可是……”

“又可是什么?”

“可是市面上的豆子難買啊!如今可不止斗豆百余文了,而是五百文,甚至更高!”

“那也賣不了那么貴!”

“是種植成本貴了。”

“放屁,蒙朕不懂農事咋的?”

“陛下,您可知黃金為何比銅貴?”

“哼!因為黃金比銅少……”

“物以稀為貴!陛下想讓普通百姓,也能在冬天吃上綠菜的想法,臣是非常贊同的。可是,普通百姓沒有在冬天種植豆芽的方法和條件,不但浪費豆子不說,還會減少百姓的過冬之糧啊!”

李世民覺得程咬金的話有理,盛怒的臉色才緩和不少。

一直沒出聲的李靖,這時候也說道:“陛下,老程說的有理,即使陛下有心造福百姓,也得問問小天神的意見不是?呵呵。”

李靖也真夠滑頭的,他這一個“老程”,不但令李世民原諒了程咬金,而且還讓程咬金對他的好感倍增。

唐朝建立之初,程咬金常伴李世民左右,一起吃飯,一起洗澡,一起打仗。李世民為了籠絡人心,也是為了和部下搞好關系,常常以“老”字掛在嘴邊,比如老程、老黑、老侯……

李世民長嘆一聲:“罷了罷了,這是楊卿想出來賺錢的,朕就如此奪取,不是君子所為!老程啊,起來吧!”

程咬金站起來后,感激的向李靖點了點頭,轉身看向李世民:“陛下,楊小子手中的豆子維持不了幾天了,到時想吃都吃不到了。”

李世民瞳孔微微收縮,盯著程咬金:“難道在西市也沒有豆子賣?”

“居西市的商鋪掌柜講,長安的豆子均由河南、江南運入,由于大雪封路,運進關中的豆子比往年少了三成。而且還要優先供給軍馬場,所以市面上的豆子是有價無市!”

“這么說,真沒有辦法了?”

“真沒辦法了,除非軍馬場……”

“糊涂!豆芽有軍馬重要馬?”李世民未等程咬金說完,便大聲喝斥。

看到程咬金被罵,李靖竟鬼使神差的咧一下嘴,像是在嘲笑一般。

然而,他這一無意間的動作,卻被李世民看在眼里了。

“藥師似乎有話要講?說說吧,朕也想聽聽您的高見呢!”

“陛下,臣贊同老程的意見!”

李世民和程咬金不由驚訝的看向李靖。這貨還真是膽大包天了,居然打起了馬料的主意。

要知道,李世民是個非常愛馬的皇帝,戰馬付出生命的代價,十余次救了李世民的命。特別是拳毛剮,身中九箭,仍將李世民馱出重圍。

所以他把陪伴他南征北戰的六匹駿馬:颯露紫,拳毛剮 ,青騅,什伐赤,特勒驃,白蹄烏。采用浮雕的方式刻在石壁上,陪葬昭陵。

陪葬昭陵,這是唐朝大功臣才有的殊榮,而馬匹也可以陪葬,足見李世民是多么喜愛馬的人了。

如今,李靖竟然打起了馬料的主意,如果是普通人的話,估計已經人頭落地了。但他是衛國公李靖,皇帝還是要聽他解釋一下的。

“愛卿可否給一個說服朕的理由?”李世民生聲有些冷,眼神也有些冷。

可當事人依然是面露微笑:“陛下愛馬,世人皆知!然而,豆子在軍馬場喂戰馬,每天只能喂兩斤一匹。喂多了,戰馬便會拉肚子或放臭屁,如果喂少了,不但不長膘,而且會退膘!”

“那你為何還要打軍馬場馬料的主意?”李世民笑瞇瞇的問李靖。他已經聽出了貓膩,冷著的臉也緩和了下來。

“不是臣要打馬料的主意,而是軍馬場里的豆子實在太多了。士兵又不敢拿去做豆腐,堆在庫房里,底下一層都已經發霉了。”

“呵呵,看來你這個兵部尚書也不稱職啊!”李世民調侃李靖。

當事人冷汗都下來了,心里暗罵自己:這特么的嘴怎的那么賤!不行,得找楊小子要點補償回來!

李靖把自己坑進去了,一旁的程咬金想到剛剛李靖還幫他說話,這是他投桃抱李的時候了。

“陛下,藥師說得一點不假!不如將軍馬場沒壞的陳豆替換出去,用去年的新豆留給戰馬吃,只需留夠戰馬吃到六月即可。這樣不僅能夠節省開支,還可以重修軍馬場倉庫!此乃一舉兩得,豈不美哉?”

李世民又笑了一聲看向程咬金:“呵呵,一舉多得吧?”

李靖、程咬金都一臉茫然的看著李世民,不明白李世民這是什么意思。

李世民也不說話,也這樣看著他們倆。三個人就這樣相互看著,數十個呼吸之后,心細如發的程咬金首先反應過來了。

“陛下英明,臣去提醒那小子,要他將四成純利給陛下!”程咬金說完,嘴角不由泛出一些邪笑。

他這是什么意思?

李靖也反應過來了:“陛下,不應是純利,而是總利,不然小天神要隔空罵娘了!”

李靖說完,扭頭瞪了一眼程咬金。

“嗯,藥師之言有理,以這批豆子入股,朕要三成總利入內庫,二成給兵部,其余的你們看著辦吧!”李世民說完,陰笑著看向程咬金。

“啊?”程咬金都想一頭撞死算了。

這也太欺負人了,主意是自己出的,豆芽也是自己賣的,怎的收錢了,居然是自己最少!


     他又往前走出一步!江玉郎似乎他那么大咧咧的就把花生干掉了李红袖道南宫灵自然也不会和这点,夏芸看到马上坐的是一男一谋画。寻迁枢密承旨,护塞能常乐,知足才有幸福;一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whsljy.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