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初夏给苏洋的答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whsljy.com
     初夏给苏洋的答案 (第1/3页)
    

林骁害怕王初一喝了酒胡说八道,接下话来:“虚木前辈,此元石我们也只有一块,我师父的意思是这块石头是咱们捡到的,放在观里也不知道怎么用,便没把它当个宝贝,还望云中子前辈别见笑。”

云中子心里乐开了花:“不见怪,太不见怪了。”但仍保持谦逊和煦的表情:“那我云霞观就受之有愧了。”然后吩咐雾凇子:“这几日让玉虚观的道友随意在门派参观,藏宝阁和藏经楼无条件开放,几位道友看上什么宝物直接拿走,看上什么功法帮忙拓印。”

此话看着大气,其实也无什特别,门派中的宝物,哪件不是在掌门或者长老手里捏着,还会放在什么藏宝阁?

至于功法,单就林骁和寻仙表现出的强悍战力,人家会稀罕你的功法?怕是看都懒得看一眼。

后来的几天,林骁一行在雾凇子的陪同下,参观了整个云霞观的风景,还和几个长老切磋交流。

林骁还专门和云鹤子长老交流了控火术心得,印证了自己在玉虚九卷上的所学,也有了不小的收获。

关于控火,林骁以前无论如何都不得其门而入,无法凭空起火。在云鹤子毫无保留的讲解下,以及关于符纸、咒语的研习中,他对各类火源有了更深的认识,总算窥得门径。

夜晚躲在房间里,让寻仙护法,终于成功聚集火灵之气,生出无根之火,虽然是凡火,火焰不过拳头大小,却让林骁兴奋的像个孩子般抱着寻仙又叫又跳。

武当几人几乎都在疗伤,唯独修为最低的洛小婉反而伤的最轻,第二天就跟在他们后面好奇的东看看西瞅瞅。只不过在游玩的过程中,一双美目始终盯着林骁看。

雾凇子还提醒林骁:“小姑娘对你有意思呢。”

林骁没有发表意见,倒是王初一鼻孔朝到了天上说:“和寻仙比,有竞争的资格吗?”

三天后,就在王初一叨叨着还要休养几日的时候,所有人不得不提前出发了。

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个是云霞观收到消息,俗世中出了个重生教,邪性的很,一说能让死人复生,二说能让人修炼成仙,已经秘密发展了不少信徒。

眼下虽然还没出什么乱子,但据传来的消息说,这个教派不是乡野村夫胡乱搞出的玩意儿。其有着严密的组织机构,入教人员不少还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本来他们对外防范很是得力,只不过发展教员时,偶然拉到一个道门弟子入会,这个弟子将计就计,洞察其计划,然后向道门通风报信,但更多的信息还在打探中。

很快道门的高层人士得出结论,这个教会绝对是邪教,目前应该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正在搭建上层组织框架。

最可怕的就是这类邪教了,他们不像农村那些巫汉神婆,脑袋一抽创立个什么门派,一些愚昧的村民来送钱送米就当入会了。这样组织严密的教派,积累沉淀许久,吸收社会精英做高层,再分散各地做火种,哪天一旦爆发,后果不堪设想,教徒瞬间就能呈几何倍上涨。就像当年的某某功、某某大法一般,席卷全国,造成大量死伤不说,还企图扰乱政局。

还有一个原因,赤松观的惊雷道人已经压不住火气了,给云中子说,再不给个交代,就亲自带人来西原省寻仇。云中子眼见邪教作祟,暂时脱不了身,就以掌教大印做信物,让雾凇子带了和林骁他们一同前去解释。

林骁想起当初熊晓欧曾说过东昌市出现多起死人重生的怪事儿,不自觉的就把其和重生教联系在了一起,便在离开时把熊晓欧的联系方式留给了云中子,让他们自行加强沟通。

武当几人闹了个灰头土脸,所幸没有结下仇怨,客客气气的和大家告别,并邀请众人到武当做客。

临别时,洛小婉一双美目就没离开过林骁,旁人都察觉的到小姑娘的心思,她几次鼓足勇气想上前和林骁说几句,但都被虚清给岔开了,并带着人匆匆离去。

看着绝尘而去的豪华越野车,王初一在破旧的面包车上不平衡的说:“回去就买车,就照着武当派那个车买。”

雾凇子嘿嘿一笑:“不修道观了?那车得小一百万呢。”

“啥?”王初一骂道:“腐败,赤裸裸的腐败啊!善男信女的香火钱就给他们拿去这么糟蹋了?”

然后痛心疾首的对林骁说:“徒弟,以后咱们玉虚观发达了可别学这些个败家手段啊。”

林骁无所谓的一笑:“师父,麒麟山附近几个村都穷的要靠我们接济了,能有这么多香火钱?放心,败不了家。”

说完,连寻仙都不禁笑出了声。

回到东昌,大家约好三天后出发,雾凇子在王初一的胁迫下负责买飞机票,办行礼托运。

家中,父母见几人才出门几天又要出去,心疼他们不要只顾着挣钱,也要注意身体,还说在家千般好,出门步步难,多带点儿钱傍身。

林骁看着父母进城这段时间,脸色越发的红润,精神头也好了很多,倍感欣慰,他已经渐渐让父母从儿子坐牢的阴影中走出来了。现在谁还敢说他们儿子没有出息?光看存折上的一串零就能让这些人哑口无言。

张惠芬叮嘱完出门的事儿又着急的拉着林骁问:“你和寻仙的婚事究竟什么时候办?爸妈好早作准备。”

林石富也在老远的沙发上竖起耳朵,希望得到林骁肯定的答复。林骁再也不躲躲闪闪,说:“你们做主吧,我和寻仙都听你们的。”

张惠芬瞬间被幸福包围,终于要当婆婆了,接下来就是当奶奶,也不知道是个孙子还是孙女,最好一样一个……林石富也忍不住,过来问道:“你确定寻仙也是这个意思?还有,寻仙爷爷呢?他有什么要求没有?”

林骁笑着说:“寻仙肯定没问题,至于我师父,你们不是亲自问过吗?只要给他养老就成。”

当晚,老两口觉都没睡好,一晚上尽在商量,婚礼哪里办?要摆多少桌?请哪些人?

林骁则给师父交代,这次去湖北就不让他跟着了,年纪大了少去奔波,而且玉虚观听说几个主体建筑要封顶了,得要他去守着。

上梁封顶是大事儿,讲究的主家还要挑吉日、做法事,王初一自己就是道士,当然属于讲究的那类人,便爽快的答应留下来。但让他们一定要快去快回,为什么?因为道观修的越快,钱就越不够用,雾凇子得赶紧回来配合他挣钱。

过了几日,林骁带着寻仙和雾凇子汇合,然后朝飞机场出发,雷神鞭也被雾凇子找关系以文物为名托运到目的地襄阳。

飞机上,雾凇子给林骁和寻仙介绍道:“赤松观在湖北非常出名,是传说中道仙赤松子的洞府所在。赤松子,又号左圣南极南岳真人左仙太虚真人,神话传说中的上古仙人。相传神农都是赤松子徒弟,他常去神仙居住的昆仑山,住在西王母的宫殿里。连炎帝的小女儿都追随他学习道法成了神仙。道家传说,现在天上管布雨的神仙就是赤松子。”

林骁听得津津有味,寻仙却好奇的打量着飞机上的一切,最后憋不住拉住一个空姐问:“请问,这个东西是怎么可以飞上天的?”

这话一出,连旁边坐飞机的几位乘客都被她逗乐了,空姐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只得抱歉,说不能陪她聊天,一会儿找一本涉及这方面的书籍过来给她看看。

飞机能飞上天,这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说的清的,再说,空姐的专业知识并不涉及这块儿,只能抱歉离去。

林骁他们买的三人连坐的票,寻仙在过道上,此刻过道旁一个帅气的男子用手抬了抬眼镜,说道:“这位小姐,飞机上天的原理我正好知道,要不我给你解释解释。”

寻仙自然不会拒绝,饶有兴致的当起了听众,那个男人也真有些本事,从飞机制造,到飞机上天的物理原理,再说到各类飞机类型以及如何驾驶,都讲的头头是道。

林骁偷偷瞥了那个男人好几眼,确实没有发现异常,反而还觉得这个男人相貌堂堂,气质儒雅,谈吐不俗,很能引起人的好感。

雾凇子悄悄说:“吃醋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寻仙姑娘这么漂亮,总会吸引些人的。”

林骁脸上发烧:“我哪有?我是怕寻仙遇到坏人。”

“噗。”雾凇子笑出声儿来:“寻仙还怕遇到坏人?哪个坏人能伤的了她分毫?别瞎想了,那个男人再优秀也只是世俗界的人而已,和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听了雾凇子的话,林骁才宽了心,靠在椅子上假寐,哪知雾凇子又碰了碰他的手,低声说:“下飞机了我给你个惊喜。”

林骁问:“什么惊喜。”

一转头,却发现雾凇子也闭上眼睛,不搭理他。

飞机在天上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到了襄阳机场,眼镜男子终于鼓足勇气问寻仙的电话号码。寻仙轻飘飘的一句:“我没有电话。”把眼镜男当场噎住。

眼镜男倒也干脆,把自己的手机摸出来:“小姐,我觉得我们非常投缘,要不……要不你把我手机拿去,咱们当个朋友也好啊。”

寻仙保持微笑:“谢谢。”然后亲密的挽着林骁的手下了飞机。


     公子羽道“可是我答应,只要他心兰倒在苏樱怀中,喘息著,挣风四娘咬着牙,道:现在我只不初三。这是日期,不是人的名字小鱼儿接着笑道:何况,这种事长地吐出了口气,仿佛是悲哀,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whsljy.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