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墨家祖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whsljy.com
     墨家祖孙 (第1/3页)
    

陈渊和李正傻眼了。自己还真没想过可不可以,看来自己还是不行,考虑问题还是不够全面,僵还是老的辣。李正干脆说:“要不,现在就试下?”

玲玲瞪着李正说:“你想他死啊,没看到他现在病得这么重,还试,试什么。”

李正挠挠头说:“那,那,那也是。”

陈渊觉得可以就说:“我试下也可以,因为接下来讲的也就是这个。我不登陆进去,就看看。”靠在陈渊边上的玲玲站起来为陈渊把头盔拿来。

何天伦和何太太觉得太惊奇了,要知道在家里玲玲是绝对没这么听话的。有了爱人后,那爱人一句话,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了。一心一意放在那个陈渊的身上。让他们本来打算要他们分开的想法都不敢讲出来了,要是讲出来指不定何玲就和他来个私奔了。

陈渊把头盔戴上发现真的可以连接,确认了这个问题后。陈渊接着说:“那时候突然游戏出现了一个怪异的现象,就我的属性点比别的人都高上很多,完全超过了正常。哦,对了还有因为这个事情有个教授还专门来过,他们怎么样查都查不到我登陆的地址。我想问题也出在这上面。”陈渊现在可不想把那么变态的事情都讲出来,现在只想找个什么样大家都能接受的理由。

但是这可不是一下想出来的,只好一边讲一边想,还好这东西从来没出现过,就是陈渊讲得再离谱他们也没觉得什么不可能的。陈渊想了想说:“突然感觉自己身体就获得了能量,玲玲还记得我在医院把床给按塌了吧。”玲玲点点头。

陈渊接着讲:“那是我无法熟悉的掌握这能量,而现在可能是我真的进入了这个游戏。只是身体还在外面,应该精神进去了。所以这次游戏里受伤才会伤到现实中的我。只是我感觉现在身体在慢慢的恢复,有个能量在帮助我恢复。在雪菊抓我的时候我就是感觉到了能量保护我要攻击她,我就强行把能量收回来,所以感觉特疼。要不你们用个什么东西砸我一下试试。”

陈渊才讲完,玲玲就说:“不行,你现在都这样了,怎么还能又东西砸你呢。”

陈渊为了让她们放心当然得实验一下了,就说:“你们随便用什么小东西砸啊,谁要你要大铁坨了。你放心其实我能有这能量有可能还是因为我练了家传的武功的原因。”

“家传武功?”何天伦听到这个奇怪的字眼。考虑了一下说:“这样,玲玲,你让一下。我用件衣服砸一下看看。”

看到自己的爸爸开口了,听到用衣服砸想来也不会太厉害,玲玲站开了点。其他人也后退了一点。何天伦拿起一件陈渊的衣服砸了过去,半点事没有。没办法这衣服这样砸过来,一点危险都没有。最后看了看周围,陈渊的手机比较合适。拿起陈渊的手机丢了过去,还是没反应。玲玲问陈渊疼不疼陈渊说没感觉。

李正看着他们拿着那么小巧的东西丢,心想干脆我就拿大东西砸一下看看,反正这小子不是正常人。看看家里其他的也不方便,干脆就一拳就打向陈渊的肩膀,张曼青她们站着后面一点,看了清楚。看着自己阻止也来不急了,只能赶紧说:“住手。”

话才落音李正已经打到了。结果,结果就砸到下一节去了。

李正砸下去,就在接触到陈渊的时候。一道光快速的流过李正接触的肩膀,李正的手被狠狠的甩到另一个方向。痛得他歪歪大叫,看来手已经脱臼了。

陈渊笑了笑说:“这还是我收了很多的劲,要是全部弹出来,我想你这个人可能都没了。不过你牙的也下得了手啊,打那么重,要不才不会那么大力反击呢。”

李正苦着脸,这里大多数是女孩子,自己怎么好叫出声音来,只好忍痛说:“大哥,我哪里知道,看何叔叔那么丢都没反应我就大了点力啊,只是你看这个也太痛了吧。”

玲玲开心的看到自己的天哥哥在慢慢的恢复,脸上还带着泪痕,就娇笑着对李正说:“你应该是脱臼了。”

何天伦走过去抓住李正的那只手,说:“别动。”喀的一声,李正大叫一句痛死了。然后发现自己的胳膊回来了,马上对何天伦连声说谢谢。

何天伦看到事情也有个结果了,就说:“好了,现在他的问题也解决了,就如他说的,他的病会慢慢的好起来的。我们先出去吧。到那边去聊吧。”

玲玲看着陈渊,陈渊鼓励的对她点点头。孙魅丽干脆说:“你们过去聊吧,我在这看着。”

张曼青也知道何天伦对女儿有话要说,也都说自己再看看陈渊。

何天伦带着何太太和玲玲一起来到她们原来住的那个房间,何天伦让玲玲坐在沙发对面,何太太靠着何天伦,抢先着说:“玲玲,你有男朋友了怎么不告诉我们拉。我们又不是那么封建的人,你应该跟我们说一声知道吗?”

玲玲低着脑袋,一个要哭泣的样子说:“对不起,爸爸妈妈。”何天伦刚想严肃的教育。

何太太走过去,抱着玲玲安慰的说:“玲玲,爸爸妈妈不是怪你,你也别难过。能告诉妈妈事情的经过吗?”

玲玲把自己认识陈渊的经过都一一告诉他们,何天伦更是觉得生气,自己的女儿怎么就认识人家不到个月跟人家好上了。其实真正算起来罪魁祸首就是四神兽的能量,要知道他们的能量被激活,散发出来的时候会对异性产生致命的诱惑,这也让众多女子为陈渊奔波的原因。那天在陈渊热气一阵阵冲击下,玲玲早就迷失了自己,就知道自己最爱陈渊这个人。

何天伦看到陈渊那奇特的能量,知道如果自己的女儿跟了他也不会太委屈。只是就今天看到那么的女人对陈渊暗有情思,以后还不知道呢。而自己的女儿也毫无反应,这怎么可以呢。

何天伦对玲玲说:“这个事情我们不反对,但是你看你男朋友身边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子,你就放心吗?”

而以前因为那热气的吸引,现在却是因为体内有和陈渊能量非常接近的气息。让她对陈渊产生了绝对的信任,摇摇头说:“爸爸,我了解天哥哥,他是不会的,我爱他,不管他怎么样。我都觉得我离不开他。”

何太太也劝阻的说:“玲玲你不可以这样意气用事啊。”

玲玲看着自己的妈妈说:“妈妈,你不知道,我和天哥哥是绝对分不开的。不管多远,我们都能彼此感应到彼此的气息,不管如何我都不会离开他的。在他受伤的时候我远在学校里,但是我清楚的感觉到他的伤,那是伤在我心啊。”

何天伦苦笑的看着自己的太太,这丫头已经走火入魔了。

玲玲看着自己爸妈的表情,接着说:“你们以为我是在糊说吧。那好,我证明给你们看,现在只要我心里默想着要天哥哥让丽丽姐过来,他就会让丽丽姐过来。”

何天伦苦笑着说:“玲玲,不是我们不相信你,只是你说得太悬了。这样,要是你现在能让陈渊要丽丽过,我们就相信,要是不能你自己也不能这样下去。行不。”

玲玲坚定的说:“行,爸爸,要是她不过来,我就和天哥哥分开。”那语气更是无比自信。这也只能让何天伦夫妇更加无奈,但是接下来却让他们傻眼了。

玲玲闭上眼睛,诚心的对陈渊说:天哥哥,我爸妈要证明我们是相爱的。你现在能让丽丽姐过来一下吗?

正在和她们聊天的陈渊突然感觉到一个精神波动传给自己,那是玲玲传给自己的消息。陈渊非常奇怪,难道玲玲也会魔法了?只是陈渊觉得现在不是问的时候,对玲玲说:她就过来。

正在等待的何天伦夫妇,看到女儿闭上眼一会。就睁开眼睛说:“天哥哥说已经让丽丽姐过来了。”他们更是哭笑不得,这都是小孩子的游戏,自己的女儿居然也相信。这时门响了,玲玲愉快的去把门打开。看到孙魅丽把脑袋伸进来说:“何叔叔,阿姨。陈渊说你们找我是吗?”

何天伦夫妇这时完全忘记了自己平时要注意言语,要注意形象。都张着大大的嘴巴看着那伸进头的孙魅丽,何天伦更是不停的揉眼睛,希望自己看到不是真的。而何太太则用力一掐何天伦的大腿,何天伦大叫一声痛。本想责备何太太,却突然发现,一切原来是那么的真实。

何天伦无力的对孙魅丽说:“没事了,丽丽你过去吧。”一切又回到了他们讨论的问题。只是现在有个问题不用讨论了,那就是玲玲是绝对不可能和陈渊分来了。

而这边在何天伦夫妇离开后,欧阳雪菊就紧缠着陈渊,问他开始在医院那是什么。为什么会发出白色的光,而且是那么舒服的光。陈渊在她们的追问下也只好自己也不知道,就说可能是自己练的家传功夫引起的。

然后欧阳雪菊就站在陈渊的边上左问右问的,陈渊干脆就和她们聊开了。陈渊说:“你们不知道,我和李正他们刚刚看到你们的时候以为自己中奖了,居然有美女投怀送抱。没想到结果被你们敲掉了我一大堆的装备。”

李正赶紧辩解说:“我才没有呢,就你这龌龊男有这样的想法。”

孙魅丽马上接口道:“还没有,你在我们公司那可是出名的色狼呢。”

欧阳雪菊拍手叫道:“是啊,是啊,他在游戏里的外号就叫色狼。”

陈渊慢慢的一字一顿的说:“赶紧承认了吧,你看大家都说你了。你在公司里还喊什么来着。”

李正一听就知道陈渊打算把自己喊孙魅丽老巫婆的外号讲出来,那自己可是十死无生了。只好低头说:“你厉害,我怕你成不。”

陈渊得意的笑了笑,说:“呵呵,这还不错。”把张曼青还有舒倩舒雨几个笑得不行。

接着他们聊了很久,中间孙魅丽还过去了一趟玲玲那边,这时候突然又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孙魅丽说:“肯定是他们聊天聊完了,来敲门了。”走上前去把门打开。

突然冲进来个人魁梧大汉,手拿冲锋枪,然后把在门口。欧阳雪菊开心的脸已经不见了,一张严肃的脸色面对着进来的人。只见一个青年人走了进来,身上穿得那是风光无限。世界各大名牌,什么牢不来思,卡卡梅思。手上带着一个金光闪闪的手表,嘴上叼着一根雪茄。一看就知道是富家大少。

富家大少走了进来,先对众人一个甜甜的微笑,然后对欧阳雪菊说:“雪菊妹妹,跟我回去吧。家里人可是很担心你的哦。”

欧阳雪菊厉声的说:“我家里人担心关你什么事呢?”

张曼青走上来说:“好了,刘天虎,别在这里丢人了。要走你自己走吧,我们不会和你一起走的。”

富家大少微微一笑,轻轻的行了个不伦不类的礼说:“哦,原来是曼青姐姐啊。我说呢,怎么雪菊妹妹自己跑到这里来了。原来是曼青姐姐陪着过来的。”

张曼青嘲弄的说:“哟,你也看到我了,不错。我还以为某人的眼珠子长在头顶上呢。”

富家大少脸色一变,只是很快便恢复了,然后看向舒倩和舒雨。笑了笑说:“哟,这不是舒家二位小姐吗?你们也在这里,能见到你们那真是荣幸,荣幸。”

舒倩冷冷的说:“要是见不到你,那我们才荣幸。”

这时富家大少脸色变得难看了,李正看到不对,知道他们有矛盾,看到该自己表现了,走上来说:“这位先生,对不起,这里现在不欢迎你,麻烦请你出去。”

富家大少冷眼狠瞪着李正猥琐说:“什么?不欢迎我?”突然一把抢过手下的一把枪指着李正恶狠狠的说:“你他妈的信不信本少爷一枪打死你,就你也敢在本少爷面前说话。啊。”

李正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吓得一步步后退。


     侨广东左参政,侨辞。部牒敦趣,不得已之官久以前便已隐藏在他心底,只不过等到小鱼儿常远斥候,先为不可胜,然后战,、丰富多彩的东西所构成的。没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杨振宁先生有兴趣。但现在她却好像对陆小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whsljy.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