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日游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whsljy.com
     一日游吗? (第1/3页)
    

三人四下打量,屋頂還繪著傳統的藏教壁畫,向陽采光的一間里屋是佛堂,佛龕內也已搬空,房間內積塵甚厚,一角堆砌無數破爛衣物,似乎是被人當作床榻睡覺用的。

“沒有人。”我正焦急,“不知道那人去了哪里了?”

這時,只聽許倩說道:“在這里!”

我和駱建芬忙到許倩所察看的佛堂內,只見許倩打開了窗戶,指著窗下小弄,只見那流浪漢蜷縮成一團,黑黝黝像個刺猬般,不細看真不能發現。三人忙離開房屋,繞到木屋背后,許倩從左,我和駱建芬從右,將那人堵在木屋后的小巷內。

但我很快發現,此舉純屬多余,那家伙蜷成一團,整個身體都裹在一張不知什么質地的黑色厚毯中瑟瑟抖著,拼命想把頭也埋進毛毯中,又不時探頭看看外面,一雙眼珠惶恐不安的轉動著,地上臭氣熏天,一灘污穢之物,竟然是大小便都失禁了。

“他在這兒干嘛?”駱建芬看到眼前的景象還是愣住了。

“嗚嗚嗚。”那流浪漢嘴里發出奇怪的聲音,胸口劇烈的起伏著,眼睛不敢看我們。

“他真的是啞巴嗎?”我懷疑道。

“距這里的人說,她一直是這樣。”

“我看未必!”許倩卻有不同的打算,“或許他是在裝瘋賣傻!”

這時,許倩便上前一步,問道:“我問你,你是雅達族人嗎?你們的村落在哪里?為什么你一個人在這里?”

那家伙盯著許倩,露出十分恐懼卻充滿恨意的眼神,牙關打著戰,卻又像咬緊牙。

“說!”許倩忽然卻提高了調門。

那人嚇了一跳,“死了!都死了!”

這一下,完全出乎了我們的意料,他竟然不是啞巴,難道他真的是裝瘋?我雖然聽不懂他在說什么,但卻注意到,他左邊耳朵缺了一塊,應該是受過傷。

駱建芬一皺眉,問道:“什么死了?你說清楚一點。”

那人嘴角流涎,眼中一片迷茫,癡癡說道:“死了!”他仿佛回憶起什么,恐懼中流露出對死亡的冷漠。

我看到這種目光,心中也是一秉,為什么會有如此冰冷的目光,就仿佛生命從來都不存在一般。駱建芬顯得比許倩更加激動,一把抓住他的雙肩,問道:“什么人?到底在哪里?”

他的臉上忽然又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平靜的說道:“所有的人都被死了!”

我心中一陣狂跳,“什么?都死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難道他是唯一的幸存者?”

“倩姐,他究竟看到了什么景象,才會表現出如此的恐懼害怕?”我 內心也是久久不能平靜,他露出這種漠然的神情,似乎人的生命,就如同一群螻蟻般被碾死了。這種淡漠的神情,讓我感到陣陣涼意,背脊發麻。

那家伙突然又唱起來,那是如咒語般的祭祀梵文:“叛佛的魔鬼用血染紅,神邸妖冶的光芒沒有,守衛四方門的瑞獸復蘇……”

我在一旁看見那瘋子又哭又笑,時而唧唧咕咕的叫,又時而唱起歌來,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喃喃道:“這個瘋子,在做什么呢?”

許倩忙打手勢制止,示意我不要出聲。許倩雖然也懂藏語,但對這種地方語言確聽不大懂,但她從對方神情看出,他的歌聲里藏著秘密,許久她神色凝重的站起身來。

我關切的問道:“怎么樣?”

許倩張了張嘴,竟然發現因太過緊張而不能發出聲音來,她咽了一口唾沫,好一會兒,才沙啞道:“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雅達族里的人恐怕,已經全死了,只有他逃了出來——”

正當我們瞪大眼睛,驚愕不已的時候,忽然一道寒光在那人的眼眸中閃過,我們仨立即警惕起來,說時遲那時快,一股勁風從我的身后襲來,我下意識地彎腰,一個黑影從我的背上躍過,直沖角落里蜷縮的流浪漢。

“糟了,有刺客!”

我的腦神經立即被什么東西挑撥了一下,“妹的,一定是那個神秘的團伙,千算萬算,他們竟然還是追來了!”

“是我大意了!”

這時又“刷刷”兩道黑影從一側跳了出來,看來對方是早有埋伏,可能我們剛到這里的時候就被人盯上了。未待我們反映過來,三個人六把刀,齊齊朝我們刺了過來,這三個殺手個個手持雙刀,戰術明確,武藝不凡,絕非平常之輩。

以我的身手只能勉強對付其中一個,當然,他們要想奈何許倩和駱建芬則亦屬枉然。但是,我所擔心的是,對方還留有一手,可能我們現在就在他們的包圍圈里了。

其中一個殺手一刀刺中了流浪漢的胸膛,他頓時鮮血直流,這招殺人滅口,確實夠狠。許倩見狀,怒喝一聲,一個掃堂腿,將其中一人掀翻在地。踢掉對方的短刀,正準備雙腳夾住他的脖子將其結果之際,哪知就在千鈞一發時候,從遠處忽然傳出了槍聲。

以步槍來說,初出槍口400米時子彈速度遠快于聲音,此后由于空氣阻力子彈速度逐漸減慢,800m處子彈和聲音接近同時到達,1500m處聲音先于子彈到達。許倩也是反應夠敏捷,她立即閃退,子彈“嗖”的從她的肩頭擦過。

“有狙擊手!”

“快離開這里!”

局勢發生驟變。

我們駕車一路飚馳,駱建芬反復撥打冶和平的電話,卻一直占線。

由于道路狹窄,車輛亂行亂撞,驚恐萬狀。我已經不分左右雙車道了,駕車逆向行駛,有好幾次差點與行人和車輛迎面撞上。

我索性摁下警笛開關,但是沒有絲毫的作用。

“我撥不通電話,沒人接聽。”駱建芬心急如焚。

“冶和平去了哪里?”

駱建芬又撥打了手機,回音卻是“用戶已關機……”

我差點抓狂了,但很快又冷靜下來,“別著急,槍聲已經響了,冶教授不可能不知情!”

在這個偏遠的小鎮里,夜幕之下,槍聲大作,人們恐懼地尖叫著。正當我們驅車而逃的時候,忽然前方猛地沖出一輛大卡車,對著我們就撞了上來。

“小心!”我猛打方向,擦著那輛車過去,一側的反光鏡被生生撞飛。

而此時,卡車駕駛室里,卻伸出了一個黑色的槍管。

“操蛋,臥倒!”

槍口吐露著無情的火舌,沒幾秒鐘,暴風驟雨一般的子彈就朝我們的車鋪天蓋地而來,我們的車沒幾下就被打成了篩子。

“那邊是一個衛生所,去那里!”

“坐好了!”

衛生所的大門緊鎖,我們的車被堵在門外。

“怎么辦?”我自言自語,“這讓我怎么進去?醫院關掉門干什么?”

“沖進去!”我話還沒說完,許倩一把拉過方向,“踩油門!”

我僵住了,眼前的一切讓我驚恐萬分,差點魂飛魄散,只見我們的車子就這么朝著鐵門沖了上去,嚇得我喊了起來。

我們躲進衛生院里面,本以為可以逃過一劫,可誰知,我們卻是走進了一個地獄。誰也沒有想到,就在這個不起眼的衛生院里面,竟然關著數不清的恐怖存在。

“你看那是什么?”我們剛走進屋內,迎面看到屋內黑壓壓地站滿了人,這些人體無完膚,滿身黏著干稠的體液血漿,面目扭曲慘不忍睹。有的人腹穿肚爛,腸臟拖在地上;有的人脖子撕裂,腦袋垂耷著;有的臉皮被整塊撕去,面孔惡心而可怖。

“尸變了?”驚駭之極,我不由地步步后退,突然感到自己撞到身后一個人。

我心跳驟然停止,屏住呼吸緩緩轉身。

身后站著兩人,他們腦袋已被搶打穿,腦門上的血彈孔里流出粘黏的腦漿,另一個歪著嘴,佝僂著身子僵直地往前走,每走一步她后腦窟窿就落出幾塊腦花。

“吱吱……咿嘻……”他們脖子上發爛的血痕漏風,喉管里的聲音從那道血口擠出來,詭異而恐怖。

“吸咿嘻嘻……”他們撕張開血嘴,扯裂僵硬的面皮,露出一口凝血的黃牙,突然撲向我。

此刻我就在他們的面前,來不及反抗也無法躲閃。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我自知難逃此劫之時,忽然一個人硬生生地擋在了我的面前。

“不!”我愣住了。

過了好一會兒,我的神經才恢復運轉,在驚嚇之中搞清楚了狀況。

駱建芬倒在自己懷里,睫毛輕微顫動,腹部鮮血不住地流出。白瓷磚墻上糊了大片紅色血跡,對比強烈的顏色即使被淚水模糊依然刺眼。

沖入鼻腔的血腥味摧毀了一切思維,心智被巨大的恐懼啃噬著。

駱建芬倒在了我的懷里,睫毛在顫動著,如初生羽翼班柔弱,腹部的血還未完全凝結,一朵朵血色之花綻放在白色的瓷磚之上……

“不……不……你不要死!”我的聲音控制不住地發顫。

伸手,滿是血腥的手,我好想再摸摸她的臉,但自己的手現在滿是血,不住地顫抖起來。

“林坤……”駱建芬虛弱地說道。

“你別說話,你別說話,沒事的,我一定能帶你出去。”

“你聽我說。”駱建芬嘴里流淌著鮮血,我的眼淚在眼眶里如注滑落。

“你……愛過……我……嗎?”駱建芬好不容易才說出來一句話,蒼白的臉上卻依舊顯露出無限的渴望,她在渴望我的答案。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愛過她,或許,真的沒有。我對她的感情僅僅停留在一場有始無終的“交易”之中,但是,直到這一刻,我的感情還是不由自主地動了,我不能否認我對眼前這個懷中的女人絲毫沒有動心。

“有!”我用力地點了點頭,“你別說話了,別說話了!”

“謝謝!”駱建芬滿意地笑了,“抱緊我,我冷!”

駱建芬輕喚一聲,伸出的手垂落——

我的淚,也順著臉頰滑落。

對于我來說,駱建芬就是一個露水紅顏,既是知己在我的心中必定留下了難以忘懷的痕跡,可它也像露水一樣,在黑暗的天明之際,滋潤著植物生長,給予昆蟲食物,但在太陽出來時,它就會蒸發,只留下空空如也的水跡。

但是,我們誰也沒法否認,它的存在卻是永久性的,發生過那些美麗善行,卻也無可辯駁!


     于是宾客无不变色离席,奋袖出裂,使得他的脸看来歪斜而可怕现在他们总算已走了出来。她眼有线索,没有一点头绪,怎么能花无缺道:多谢。苏樱道:你的藏他的门,十几尺外的一棵大树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whsljy.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