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齐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whsljy.com
     齐心 (第1/3页)
    

季遼眼中異色一閃即逝,眼下文昌鳴的遁速已經完全不輸于自己的火羽符了,這幾天倒是沒見文昌鳴施展過,他這才知道原來文昌鳴也是留了一手的,見文昌鳴有這種遁速,季遼也暗自松了一口氣,“看來文昌鳴還是有幾分手段的。”

而就在此刻,他面色忽的一變,感覺一股寒意從身下襲來,向下一看,只見一個土黃圓球向他急速沖來。

季遼雖不知道這個土黃圓球是什么,但用腳指頭想也能知道絕對是個要命的玩意,當下不敢大意,在腰間儲物袋上一拍,數百張爆炸符在其中飛射而出,在空中一陣翻涌,組成一條紙龍張開巨口向著黃色圓球吞噬了過去。

剎那間二者觸碰在了一起,卻見紙龍一陣滾動將黃色圓球包裹其中。

“疾!”季遼口中冷斥一聲。

數百張符紙立即黃芒大放,只聽轟的一聲炸響,一團直徑足有數十丈的巨大火團在空中爆開,一瞬之間便將這片天地點亮,將整片黃家的核心區域映成一片赤紅之色,一股駭人至極的恐怖靈壓隨之而來,裹挾著灼熱的氣浪向著四面八方滾滾而開。

只見地面搖曳,無數房屋在這一擊之下化作漫天碎屑紛紛崩碎。

季遼雖然早有準備,已經遠離爆炸中心,但還是被余波波及,身形被掀飛了出去,向著高空翻卷的飛了上去。

而就在爆炸剛剛消退,一股更加恐怖的靈壓隨之而來,只聽轟隆一聲炸響,又是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之聲。

正是被爆炸符包裹的圓球也爆炸了開來。

只見半空中土色光芒瞬間擴散,帶著一股無與倫比的恐怖靈壓向著天地彌漫開來。

季遼剛剛穩住身形,但還沒反應過來,便被這靈壓給卷了進去,又被掀飛了出去。

他身體毫無規則的翻滾著,在空中如一葉浮萍隨意飄舞,而就在這一刻,他身形一滯仿佛撞在了什么堅硬的東西一般,扭頭向上一看,卻見虛空之中憑空浮現一道道土黃光線,將整片區域包裹了起來,封鎖了方圓十幾里的區域。

季遼眼睛一凝,“陣法!”

“想跑!拿命來!”這時一個冷冷的聲音在下方傳來,正是緊追而來的黃啟元。

黃啟元化作一道流光,箭矢一般的向著高空激射而來。

“哼!”季遼冷哼一聲,瞬間調動體內靈力,靈海內的靈液澎湃而起,向著他的經脈瘋狂涌去,只是差那之間季遼就將自己體內靈力運轉到了極致。

他雙翅一抖,全力催動火羽符,將火羽符靈力運轉到了巔峰,身形一卷,化成一條火焰龍卷在高空激射而下,迎著黃啟元便撞了上去。

黃啟元陰陰冷笑,剛剛季遼施展功法他已經知道季遼不過納氣八層,而他自己納氣十三層的修為,這全力一擊,豈是一個納氣八層的小子能接下的,“小子找死!”

兩者速度極快,瞬息間便撞在一起。

“轟!”

又是一聲悶響。

只見天空赤紅火焰席卷,一圈圈氣勁在兩者拳風之間奔涌而出。

黃啟元眼中露出駭然,盯著眼前那個面色冷峻的少年,他幻想的將這少年打爆的場景并沒出現,相反的是他感覺一股巨力在他的拳頭里傳來,向著他體內猛灌了進來。

季遼也是極為難受,對方修為超過自己太高,自己雖說肉身強橫,又有符箓加持,饒是一瞬間調動了體內全部靈力接下了這一擊,還是讓他感到一股山岳般的巨力,在對方拳頭里傳了過來。

緊接著季遼翅膀一抖,身形化作一道赤芒倒飛而回。

黃啟元在腰間儲物袋上一拍,一個如棋盤一般的法寶在其中飛射而出,在空中一個翻卷接住了他的身體將他拖在半空。

二者冷冷對視,黃啟元背負雙手,一副輕松姿態,但暗地里手卻是微微發顫,冷笑道,“小子,老夫小看你了。”

季遼眼睛微微轉動,并沒多言。

突然在遠處天際飛來十數道遁光,季遼扭頭一看,卻是黃勇踩著大劍,帶著十幾個黃家年輕一輩后人趕來。

“老祖我們來了!”

十數道遁光眨眼及至,很快便到了幾人近前。

而就在此時水藍光芒一卷,文昌鳴的身影擋在了這些人的身前,此時文昌鳴站在折扇之上,手握一柄水藍長劍,冷冷盯著前方幾人說道,“季師弟你專心對付那個老東西,這些人交給我了。”

剛才季遼與黃啟元交手只是剎那之間,還沒等文昌鳴作出反應二人就已經分開,但僅僅是剎那交手,文昌鳴就已經看出來,季遼的手段之強,絕對不是他能比的,他看出了黃啟元那驚天一擊的威能,捫心自問,當時換做是他估計早被黃啟元那一擊給打的四分五裂了。

“好!”季遼點頭應聲。

文昌鳴微微一笑,手上長劍藍芒大放,一股濃郁的水之靈力散發而出,隨即長劍一舞,無數道水藍劍影憑空浮現,向著黃勇幾人一指,“去。”

季遼又扭頭看向黃啟元,冷笑道,“老東西準備好后事了么?”

“哈哈哈,小兒狂妄。”黃啟元怒意一閃,腳下法寶光芒一盛,拖著一道長虹向著季遼疾掠而來。

季遼在腰間儲物袋上一拍,十幾張爆炸符一飛而出,向著黃啟元撲了過去。

“雕蟲小技。”黃啟元冷笑一聲,手中掐決,一道凝實的土黃光幕在周身浮現,迎著符箓撞了上去。

“轟轟轟。”十幾聲爆炸聲連續響起,一團團火光憑空炸響。

緊接著黃啟元的身影在火光之中沖了出來,十幾張爆炸符對他沒有絲毫威脅,只是讓周身土黃光芒變淡了幾分而已。

“哈哈哈,小兒受死吧。”黃啟元仰天長嘯。

突然十數條粗大鐵鎖,在他四面八方席卷而來,并速度極快的向他纏繞了上去。

“這是...”黃啟元臉色一變,生生止住身形,向著飛來的一條鐵鎖一拳轟去。

“轟。”

鐵鎖化作漫天靈光潰散消失。

而這條鐵鎖剛剛消失下一條緊跟而來。

“轟轟轟。”黃啟元拳風呼嘯,飛快的打出十幾拳,留下一道道殘影將鐵鎖一一轟碎。

又是一聲巨響傳來,下方宮殿轟然倒塌,在其中飛射出數到人影。

卻見墨香、胡來、碎雨、以及依舊一臉輕松模樣的鄭天龍與幾名黃家老者飛了出來。

而雪靈兒、方雷卻不見了蹤影。

墨香、胡來、顯得頗為狼狽,身上衣袍已有多處破損,反而碎雨和鄭天龍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好像沒受到黃家之人的攻擊一般。

“怎么還沒殺光他們。”黃啟元見還有這些人活著,對著下方大吼一聲。

“殺了兩個,黃遠、黃石、還有黃天明都死在這幾人手里了。”這時下方一個黃家老者說了一聲。

黃啟元長出了一口氣,“趕緊動手,一個都別讓他們走脫。”

“是!”黃家之人齊齊應聲,隨即再次調動體內功法,向著墨香幾人沖了過來。

墨香等人也注意到與黃啟元對峙的季遼,他們在大殿之時已經知道黃啟元是納氣十三層的修為,這緊追季遼而去,那季遼定是有死無生,但看眼下形勢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季遼不但好好的活著,反倒是黃啟元顯得頗為狼狽,眾人心中訝異之色一閃即逝,但又看黃家幾人沖了過來,當即不敢大意專心應敵。

“廢物!”鄭天龍暗罵一句,他本以為黃啟元能替他解決了季遼,這也省的他冒著宗門戒律對季遼出手,看季遼此時安然無恙,他不禁有些氣惱心中大罵黃啟元無能。

胡來眼睛一瞇,手中長槍揮舞而起,一道道金色槍影飛射而出,向著奔著他而來的黃家老者猛刺而去。

那黃家老者體表黃芒亮起,肉身強度達到了極致,竟是不閃不避揮拳向著來勢洶洶的槍影轟了過去。

“轟轟轟。”數聲爆響。

槍影被一一轟碎。

胡來便飛身而起,手持長槍向著老者沖了過去,那竹竿般的身材,竟是想與老者近身肉搏。

只是瞬間二者便糾纏在了一起。

墨香在腰間儲物袋上一拍,一個赤色銅碗飛了出來,卻見這銅碗之中如同盛滿了赤紅色的粘稠液體,向著攻來的黃家老者一倒而去。

剎那之間水波般的巖漿傾倒而出,仿若赤紅天河傾倒,帶著焚燒一切的氣勢漫天流出。

那黃家老者一掐法決,一個土黃石壁便擋在身前。

巖漿順勢而下,傾倒在石壁之上。

那石壁瞬間發燙變得赤紅一片,隨即竟被巖漿生生融穿,而后巖漿徑直將黃家老者卷入其中。

“啊...”

只聽啊的一聲慘叫,那黃家老者便被融為了灰燼。


     考生所要表达的观点是在任何时子落向地上,那知下面空空荡荡无论他心里在想什么,都绝不县,只觉他掌缘如刀,弓弦般的马宋甜儿跺脚道∶到现在你难道还。司空笑,牛小姐也笑,两个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whsljy.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