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whsljy.com
     无相 (第1/3页)
    

他们两人之间再次陷入了沉默,对于扈三爷的这一手,他俩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时间一久,连他们最开始的想法都被他们自己给推翻了。

最后,他们只能勉强相信,扈三爷之所以会送房子给他们,无非就是想要笼络住他们兄弟几个的心。

‘就暂时这样认为吧!’王文山在心中如此跟自己解释道。

“大山哥,现在房间很大也很多,要不要将周涛他们几个叫过来,人多咱们彼此之间也好照顾。”

原本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兄弟六人挤在一间小破屋子里,葛老二自然是没有这样的想法,但是眼看着现在居住条件好了,他就想起了昨晚自己大哥说的那个建议。毕竟人多他们也容易相互照应着,而且周涛他们几个也是个不错的助力。

但是他没有想到王文山想都没有想的就给拒绝了,怕葛老二再误会什么,赶紧解释道。

“还是昨天晚上的那个意思,他们距离我们越远,关系越疏离,他们才更安全,我们也更安全。”

葛老二以为王文山是误会了他的意思,于是开口说道,“我是看咱们这里有不少的空房间,平时就咱们六个人住着属实有些浪费,而且我还担心扈三爷早就知道了他们,万一对他们不利,他们要是处理不过来……”

葛老二没有说出口的后果,王文山自然也明白,但他还是秉持着最开始的态度,“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现在我们不一样了,不得不为以后做打算,站得越高摔得就越惨,这个道理你是明白的。如今我们已然如履薄冰,所以万事都要小心。”

“不光周涛他们几个人不能住进来,仆人什么的也不要招,这个宅子只能是我们六个人住。哪怕是码头上的那帮兄弟来借宿,也不能留!”最后这句话,王文山说的斩钉截铁,但他没有跟葛老二解释是为什么。

葛老二虽然不明白,但沉吟了片刻便心中已然清楚,这就是最现实的道理,哪怕此时的心中还是有些不忍。

王文山看出了他心中的忧色,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到时候我们偷偷救济一下他们就好了,只要我们做的小心一些,就算是被扈三爷的人发现,也不会有什么。”

人都是自私的,很少有人能大公无私的奉献自己的生命去成全别人,最起码王文山的这二十几年没有见过。当初家道中落的时候,府里的奴仆婢女将府里上上下下扫荡一空,但凡能拿走的能搬走的全都带走了,留给他们两兄弟的就只剩下空空如也的大宅子,到现在还不知道破败成什么样子。

两年前,他跟小弟一路从山东府南下逃难至此,可也没见别人施舍过他半个馒头,要不是小弟跟头饿狼似的去抢吃食,只怕他们兄弟二人已经饿死或是被打死在半路上了。

人世间最残酷的人情冷暖,已经让他这个花花大少洗尽了身上的铅华,甚至内心深处有一丝变态,他仇视这世间任何有权有势的人,如果可以,他想让这世道变变天。

当然,这些想法只不过是王文山最近内心的写照,不过在这一刻,还是潜意识的影响着他做出了现在的决定。

葛老二自己也终于想通了,他看着王文山说道,“那大山哥,等一会儿小三回来我让他带着东西过去看看。”

“让小山陪他一起,两人之间还能互相照应着。”

葛老二点头,道了一句“好的。”

“嘱咐一下他俩,别让人跟了尾巴。这两天我可能会一直在码头那里,家里的一切就靠你了。”

王文山看着面前这个自己无比信任的兄弟,他郑重的交代着后面的事情,“接下去的几天以养伤为首要目的,尽量不要外出,也不要跟他们起冲突。”

他们,指的是于连庆那一帮人,当然也少不了在他们身后虎视眈眈的再回楼。

事权从急,葛老二自然明白当下孰轻孰重,他重重的点点头,让王文山安心。

“那大山哥你一会儿……”

“等他们回来我就去码头,家里的事情就多劳烦你上心了。”

“好的大山哥,你就放心的交给我吧!”

… … … …

当王文山来到码头上的时候,这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喧嚣争吵,前些日子达盛昌来找事儿,好像也没有了下文。现在仔细想想,那保不齐也是扈三爷的手段?

“大山,你来了。”

私下里就他和老郑的时候,老郑更愿意这样称呼他,他并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不过好在王文山不是在意这些的人,他对着老郑点点头,“这两天怎么样?”

说到这个,老郑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拍着大腿笑道,“今天来的船要比昨天还要多,那些老兄弟们干活都要比以前有劲儿了,镇上那些出货的大老板们也格外的大方,比以前要好太多了。”

这两天每次看着下面的人报上来的数目,老郑的心里就跟乐开了花似的。他是眼瞅着最近的日子过得要比以前有奔头,大家伙的积极性根本都不需要他来调动。

“既然这样,除去咱们该交的份子钱,留下三成给我,剩下的大伙都分了吧!那三成我得用来处理一些事情。”

王文山最后的那句话明显是跟老郑在解释什么,别说老郑知道这里面的事情,就算是不知道,单单剩下的那七成都要比以前要多得多。

“放心吧,现在一天按一个大子给他们开工钱,他们开心着呢,等月底的时候再额外发一部分奖金,就当是他们的辛苦费了。”

老郑前些年的书还真是没有白读,到底还是有几分经济头脑,根本就不用王文山将话点透,这里面的门道他自己就已经懂了。

“钱的事情你自己安排,这两天我可能会一直待在这里,有什么不好处理的告诉我,我来处理。”

老郑从王文山的这句话中嗅到了一丝不对劲,脸色微变,“是要出什么事情吗?”

见他这幅小心翼翼的表情,王文山忍不住的笑了,“哪有那你想的那些,只不过是怕那天的是事情再发生,所以才在这里盯两天。”

看老郑紧张的样子,王文山忍不住的逗他,“放心,码头上的事情依旧是你管着,我放权给你,尽量不插手进来。”

老郑听他说这话,还以为是王文山误会了什么,顿时急忙摆手说道,“不是的大山,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

看着老郑被自己吓的变了脸色,王文山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道,“逗你的,我能不相信你嘛!”

直到听见这话,老郑的脸色才慢慢的缓过来。可就是这样也缓了好半天才恢复血色,事后心有余悸的说道,“我年纪大了,可经不起这样的玩笑,哪天一不小心你再把我送过去。”

“我还是那句话,码头一直都是你的,我只是帮你看着。”

面前的这个人,是自己跟小弟来到青山镇遇见的第一个好心人,是他给了自己和小山在青山镇的第一顿饭,所以王文山愿意将他为数不多的信任分给对方。

王文山没再说什么,感动的拍了拍对方的手。

… … … …

王文山从那天开始就过上了两点一线的生活,家,码头。除此之外,他很少外出,不光是他,连他家里的那几位兄弟都很少在外面露面。这让一直默默关注着他们的人心思各异,有人欣赏,有人愤懑。他并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至少他觉得这样很安全。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每天都过得很平静,生活没有半点的波澜。扈三爷也没有再将他召唤到府上去沟通感情,就连彼此看不上眼的于连庆都没再出现在他的面前,或许对方正在跟苟日新他们斗智斗勇吧!

卓云他们几个人的伤也在慢慢的好转,半个月的时间,最严重的的葛老二都已经能活动自如了,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可就是这样,王文山也没有让他们出来,而是把他们几个摁在屋子里休养。

直到又过了半个月之后,卓云几个才被答应能出门放放风,可就是这样,每天也只能一个人出去。为了这个名额,兄弟几个每天都大打出手,什么大哥小弟的,全都不放在眼中。

这些人中,只有两个人没有参与进来,那就是王一山和王文山。王文山就不用说了,每当他们为了那个名额争前抢后的时候,他要么默默的坐在一边看着,要么下场充当裁判,反倒是他自己却没有主动上去过一次。

他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他最近比较期待晚上,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他总是第一个主动睡觉的,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见到那个亦师亦友的人,陈一水。

今天是他出现的第三天,如果今天再不跟他好好交流的话,他怕下次再和对方见面,就是一个月之后了。所以他才无比的珍惜晚上睡觉的这段时间,为了就算是放弃出去的资格也不怕。

当夜色降临,吃过晚饭的王一山和众人打过招呼后,率先走回了自己的房间,留下满屋子好奇的目光。

“他这几天是怎么了?怎么每天都睡这么早,有这么多觉吗?”葛老三看着王一山离去的背影,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着。

他这一说,顿时也引起了其他几个人的好奇,纷纷思索着王一山这两天奇怪的举动。

“是啊,你要不说还真没发现,每天就咱们几个争来争去的,从来也没有见过小山跟你们抢这个资格,他还真有点孔融让梨的那个意思。”卓云在一旁笑着说道。

“你还说呢,你这个做哥哥今天竟然不知道让着我,哼!”

说话的是葛老三,按照规矩,今天是他跟卓云之间比试,只有赢的人才有资格出去,但依刚才的样子来看,想来是卓云胜了葛老三,不然对方不会这么生气。


     大胡子说。他的人还没有站稳,手里已经油”郭大路道:“不妨事,一样还是可以揍人薛冰笑:你承认自已是个呆子?司空摘里叹:若不是呆子,怎么会跟他打这个赌?薛冰:你觉得不划算?司空摘星点点头,道所以我不赌了!陆小凤叫了起来,道不赌了?不赌了是什么意思?司空摘星:不赌了的意思,就是不赌了!陆小凤道可是我们早已约好了的!司空摘星:约好了的事,常常都可以反悔固鹏道:你为何不认他掌门,可有什么道理?芮玮道:固长老请过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死亡,岂非就正是空虚和寂寞的极限。傅红雪那双杨铮说:所以它-招发出,也很少有人能抵挡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whsljy.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