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选择去向

  • 社区论坛
  • 分类信息
  • 网上逛街
  • 黄页大全
  • 城市空间
  • 城 市 通
QQ登录
微博登录
微信登录

“济源水貂大量死亡”后续 | 检测报告出炉,双

发布时间:2020-03-30 23:21   来源:

  3月26日,大河报·大河客户端以“蹊跷!近千只水貂一夜死亡,兰考鸭架是元凶?”为题,报道了济源克井镇养殖户近千只水貂目前最赚钱的行业大面积死亡一事。

  时隔一天,3月28日上午,开封兰考天地鸭业公司(以下简称:兰考天地鸭业)一行5人急赴济源,出具了检测报告,但由于双方分歧太大,此事善后依然无果。

  ①

  检测报告:

  涉事鸭架符合农业部、农业农村部要求

  “我们是抱着诚心诚意的态度来处理这个问题。”当日下午1点左右,兰考天地鸭业负责人张运吉一行来到了克井镇养殖户王小霞的养殖场,希望解决分歧。

  双方一同来到了养殖场的冷库,查看了涉事的部分鸭架产品。

  张运吉称,养殖户王小霞提出了两个解决方案。第一,协商处理。第二,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养殖场内,死亡的水貂

  “十万八万你不要考虑。”张运吉称,养殖户一方态度非常强硬,并提出了35万元的赔偿,因为权限有限,双方一时僵住了,沟通很艰难,“养殖户称,要走司法途径解决。”

  张运吉解释称,之前由于没有第三方检测报告,因此没有办法处理分歧。

  这一次,他带来了一份刚收到的涉事鸭架的检测证明,以此证明涉事鸭架不存在质量问题。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看到,这份检测证明是由青岛中一检测有限公司出具,样品名称为鸭半壳,检测结果为:所检项目符合农业部、农业农村部相关公告要求。

  让张运吉无奈的是,养殖户对这一报告结果并不认可。

  他介绍,之前济源养殖户到公司沟通,同意化验鸭架,但没有提出做两到三个批次的样品化验,因此,公司随机取了两批样品后,送到山东一家机构进行检测。

  ▲大量死亡后,空空如也的水貂笼

  “直到3月27日下午,才有了结果。在此期间,可能客户比较着急,误以为企业在拖延。”张运吉说。

  ②

  涉事企业:

  “即便鸭架变质,也不会这么大量致死”

  “正常情况下,鸭架变质是不会致死的。”随同张运吉前来济源的兰考天地鸭业技术人员宋先生称,退一万步,即使鸭架变质,有副作用,但也不至于致死。

  他疑惑:“如果出现30只或50只水貂拉肚子或少量死亡,我们可以接受,但一夜之间大面积死亡,这需要多大的毒性啊?”

  “沟通过程中,养殖户也不清楚具体致死原因。”张运吉也向记者表达了他的疑惑,“同情归同情,但事实得搞清楚。”

  他认为,造成800余只水貂大面积死亡,足以说明毒性非常大,但水貂的饲养原料并非只有鸭架一种,比如还有鱼粉之类,凭什么单单认为就是鸭架导致的呢?此外,在其它饲养环节、冷库保存或者传染性疾病都有可能导致。他说,事情发生后,在深感委屈的同时,更多的是不可思议。

  “作为一家食品企业,公司每年要宰杀3000余万只鸭子,每个批次的产品除了内部有检验,外部也有检验,这样的事情过去从未发生过。包括此次的该批次鸭架,同时还销售给郑州一家商户,但并没有出现问题。”他说。

  兰考天地鸭业总经理助理李先生称,当日在养殖场,他注意到,时隔一个多月,养殖内水貂依然有死亡现象。

  他感到不解,“产品鸭架购买日期是2月22号和23号,2月 25号便发现问题,不再使用,中间隔了这么久,但如今水貂仍有死亡,难道这也是我们的问题吗?”

  ③

  养殖户:

  “想以协商为主,不解决继续投诉”

  3月29日下午,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发稿前,再次电话联系济源养殖户王小霞,询问事件最新进展。

  ▲养殖场冷库内的死水貂和鸭架

  她说,目前,她已向法院提起诉讼,估计下周该公司会收到传票。

  王小霞介绍,昨天下午,兰考天地鸭业来人提出赔偿数额太大,回去商量。临走前,专门取走了部分问题鸭壳,准备回去做实验。截至今天上午,该公司仍然有人通过电话沟通。

  对于兰考天地鸭业出具的检测报告,王小霞认为,当日购买兰考天地鸭业的鸭架,共涉及两个批次,分别是2月22号和23号,这一检测报告依据的鸭架样品,不属于有问题的2月22号的鸭架。

  “主要想以协商为主,也不想打官司。”王小霞称,她希望能最大程度减少损失,故提出了35万元的赔偿,“如果不行,我会继续找其他媒体讨说法,不能让我的水貂白白死亡”。

  对养殖户这种态度,有要求匿名的涉事人员指称太过激,“既然厂家可以化验,养殖场当然也可以去化验,而不应该用这种方式污名化施压解决。”

  ④

  相关部门:

  密切关注,当事双方应走法律途径解决

  对于此事,兰考县人民政府办公室相关人士说,县飘花伊人委县政府领导对此事高度关注,派专人对接协商此事。天地鸭业鸭壳产品由专业机构出具检测报告也未检出致貂死亡的有害物质。养殖户也未能提供鸭架所含物质造成死亡的原因,因此养殖户指称水貂死亡系由兰考鸭架引发,并不符合事实。

  ▲养殖场负责人王小霞

  “我们会关注此事,但也呼吁养殖户不要轻易归罪鸭架厂家,他们是否在养殖其他环节存在问题?”该人士说。

  济源产城融合示范区林业局工作人员证实,涉事养殖场办理有特种动物养殖许可证,但此事的调查和善后处理,并不是他们的职责。

  济源产城融合示范区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并无介入处理此事的法定职责。对于养殖户的赔偿诉求,只能由当事双方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此前,养殖户拨打了110报警、12315市场监管热线投诉,亦未获得响应。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李岩 崔峰


上一篇:甘肃兰州:热电企业开展设备普查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