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晶蒸汽武器的克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whsljy.com
     魔晶蒸汽武器的克星 (第1/3页)
    

本來盯著丁毅解說的人被這一句話給打斷了,緊接著丁毅撞到了后桌的桌子上,嘴里還吐血了,臉色也有些蒼白起來,大家向著趙荊溪看去,只見之前還和藹可親的趙老師此時雙目圓瞪,眉頭緊皺,很是生氣的樣子,一只手還沒有放下,顯然丁毅就是被他打的。

趙荊溪一改之前的和藹,朝教室里所有人看了一眼,最后落在丁毅的身上才說道:“目無尊長的東西,你家里人怎么教你的?人族帝君是你能侮辱的嗎?像你這種人,我現在殺了你都算輕的,你要死可以,別影響了我們學院!”

丁毅眼神還是有些陰翳,不過也不敢抬頭,其余人也都被這一幕給驚到了,再也不敢亂說話了。

趙荊溪平復了一下心情才接著說道:“青帝已經隕落,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東方副院長會議的時候說,我們都有成為帝君的可能,當然你們也有這個可能!

自從一萬年前,黎帝帶領當時孱弱的人,與妖族爭斗無數載,成為人族第一位帝君后,才把妖族封印在大天妖州,人族才得以繁衍生息,明帝、青帝都有鞏固過封印,明帝時期妖族更是破封印而出,無數修士的身死,才換的諸位祖先的安寧,所以比你境界高的要尊重,前人更要尊重,尤其是帝君,我們更不配去評論!

商議的結果是院長爭取更多資源給你們,然后你們的課程學習也要加倍!這一百多年,修行事半功倍,這對你們也是個機會,努力把握住吧!活在這個大勢下,只要不死,成就都不會低的!”

說完趙荊溪看著下面坐著一動不動的大家,心里也甚是安慰,見沒有人說話,接著問了一句:“還有什么要問的嗎?”

下面的人還是正襟危坐,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搖頭,于是趙荊溪只能說了:“那就先認識一下吧,畢竟是一年的同學,說不準以后大家也會成為修行路上好友,有人先來嗎?”

下面還是不動,倒是趙荊溪直接點名了:“丁毅,武試第二!站起來自我介紹一下!”

停頓了一下,一群人向著低頭的丁毅望去,畢竟大多數人都是出現在武試頂點的人,所以低于前十還是認識的。

丁毅最終還是老老實實站了起來,看了眼趙荊溪有些心虛的說道:“我叫丁毅,煉體境,東海城丁家家主兒子。”

周圍的人聽了,到有幾個人眼光有些驚訝,東海城丁家,既然這么說,那就是一個大家族,而且還是家主兒子,那么地位也就自然更高了一些,浮塵倒是一切未知,也不知道肉身境是什么,丁毅說完就坐了下去。

“李浮塵,文試第一,武試第七!”

趙荊溪接著念道,浮塵也跟著站了起來自己介紹道:“我叫李浮塵,空中漂浮的塵土的浮塵,境界自不知道,大周王朝東寧城人。”

浮塵說完看了眼趙荊溪,對方笑著點了點頭,浮塵這才坐下。

趙荊溪看著浮塵,甚是滿意,至于是不是東海府人,這倒不在意,看著浮塵坐下去,自己才接著說道:“在場的諸位,除了丁毅,其他人都是肉身境,修行者境界初期也就是凡人三境即肉身境、煉體境、脫凡境,越過脫凡境便是天人五境,也算是脫離了凡人范疇,今天看見的三山院長便是只差一步即可越過天人境的存在,所以別看院長好說話,但是大家還是要保持最大的尊重的。

順便也說一下咱們西院的結構,主要是教學司和掌律司構成,剛才在演武場上,院長左邊那年強人便是副院長東方長戈,負責教學司,右邊的是院長弟子俞鴻云,掌管掌律司,掌律司下面還有三人,咱們西院只有學員一百二十人,六個班,每班五個老師,加上經樓一人,所以這學院就很簡單了,東院就這么大地方,食堂、經樓、都在臺階的另一邊,住所也在那邊,找到辰乙的標準,找個沒人的地方自己住進去就行,倒是東院很復雜,我們也希望大家能早日進入東院!

有問題以后再問我,也可以你們自己去慢慢了解,對了,李浮塵可是我專門讓掌律司分到我們班的啊!文試第一,學習符道也不會差的啊!哈哈哈……”

接下來,眾人一次介紹了一遍,倒是只有浮塵一個是外地人,其余都是東寧府人,班上二十個人,十三個男的,七個女的。

這第一天算完美結束后,趙荊溪就讓大家去找住的地方了,倒是浮塵留了下來。

“趙老師,我文試可能出了點問題!”

浮塵來到趙荊溪面前,試探性的說道,實在是不說不行了,不說估計明天就得暴露,還不如自己主動說得出來。

趙荊溪對浮塵很是滿意,畢竟是自己厚著老臉求來的,聽到浮塵這話,于是笑著便說道:“能有什么問題?沒事,什么問題都是小問題!”

聽這么一說,浮塵倒不好說什么了,還真想問一句,什么問題都沒事嗎,但還是老實說道:“我文試就寫了個名字啊!”

趙荊溪一聽,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于是再問道:“你剛說寫了什么?”

浮塵又重復了一遍:“我不識字,文試就寫了個名字,其余的都沒寫……”

趙荊溪愣了一下,臉色就變了,啐了一句:“東方長戈,你大爺的!”

說著便也不管浮塵,直接氣沖沖的出了門。

浮塵看得也是有點懵,心里也有些忐忑,這是造的什么孽啊,莫名其妙得了個文試第一,然后還被人重點關注了,要是趙荊溪以后不給自己小鞋穿就萬事大吉咯。

來到臺階的另一邊,再往里走了一段路,經過食堂、經樓,才照著指示牌找到了住的地方,這一片的屋子都是坐落在一個小坡上,互相都隔得很遠,很有隱私性啊,屋子之間大小不一,大的有一般院子的,小的只有一個孤零零的小木屋。

浮塵一眼看去,基本很多都是房門打開,只得找了那間最小的木屋住下了,不對對于一直跟大家住在城隍廟的浮塵來說,有個單獨的屋子,也是不錯的。

小木屋前有一片小平地,還有一處菜園子,園子里還有一些未長熟青菜,推門進來屋子,里面倒是空蕩蕩的,除了一張床和一張桌子一把凳子,其余什么都沒有,只是屋子里倒還有股清香的氣味,甚是好聞。

一件布置的很好的小院二樓上,二樓走廊就是一間房子改造的,三面都沒有墻,可以直接看到外面的風景,東方長戈坐在一張桌子前,一邊喝茶一邊看書,突然,趙荊溪直接飛到了二樓上,幾步走到東方長戈面前。

趙荊溪氣沖沖的說道:“東方長戈,難怪你會那么爽快的答應李浮塵到我班上,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其中的原因?”

東方長戈放下了茶杯和書,笑著說道:“我當然知道,不然怎么可能會讓一個倒數第一的人變成正數第一呢,我又不瞎!”

趙荊溪越聽越惱火,但也保持著克制:“成績誰要求改的?你知道是這樣還答應我,這不是耍我?”

東方長戈給趙長溪倒了杯茶,并示意對方坐下,等趙荊溪一口喝完茶才說道:“這是你要求的,我肯定不好意思拒絕不是,再說了,是誰要求改的,這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是,人家武試第七,也算可以的了,你們班其他人我都是安排文試成績不錯的,第二、第三都在,你消消氣!”

聽到這里趙荊溪本來還想發怒,但是仔細一想臉色才好了一些,似乎也是這個道理,文史第一是靠的關系,那第二不就是這一屆第一嘛。

東方長戈再給趙荊溪倒了一杯茶,這次趙荊溪倒是慢慢的喝了一小口就放下了,“你這么說那倒也沒差了!算了我就不跟你計較了!我想知道成績誰要求改的?”

東方長戈愣了一下,接著說道:“誰要求的我不能說,只是趙老師,咱們西院的事就是讓所有學生了解這五道修行門路,至于以后選什么,完全按照對方的意愿,我們只會給建議,像趙老師這樣干涉不太好吧!”

“好了,我知道了!”

趙荊溪喝完最后一口茶,就直接起身準備走。

“趙老師等一下!”

東方長戈好像想到了什么,對著趙荊溪背影喊道。

趙荊回頭說道:“還有什么事?如果是你要我多照顧這李浮塵,那沒問題!”

東方長戈聽著這話笑了笑,然后從袖子里掏出十張銀票向趙荊溪飛了過去:“不用照顧,這是他的學費,你跟他說一聲,別人欠他的兩個人情已經還了,至于以后你怎么對他,無所謂了!”

做了自己的事,而且代價也不小,那已經是可以了的,雖然東方長戈這條命在自己和很多人看來很值錢,但是能考上東州學院對他李浮塵也是很值錢的事。

至于多加照顧那就沒必要了,東方長戈相信很多人自己的路就應該自己走,別人幫了反而不美。

趙荊溪聽到這話也明白了是什么意思,有些失望,也有些開心。

浮塵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小屋,就聽見外面有人叫自己,出去才發現是顧胖子。


     宫南燕沈默了半晌,忽道:这辆车可是在等人粉蝶东方瑛,多次拒绝许多年轻儿也不替他担心?丁喜也沉下了胡铁花就势一翻身子,这老头子季和牡丹,墙下的石榴花也好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whsljy.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