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联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whsljy.com
     联姻 (第1/3页)
    

黎殇将这半块无色玄金收了起来道:“无色玄金的事我不跟你计较,但是昨晚……”

“昨晚怎么了?”韩昭怡嘻笑道。

黎殇想了想,虽然韩昭怡昨晚任意妄为,但黎殇觉得没什么,因为这种事情他也没少干,所以不在计较,便道:

“没什么。”

说完黎殇转身准备离开,这时,韩昭怡道:“我知道另一半无色玄金的下落。”

黎殇听后道:“在哪?”

韩昭怡“嘻嘻”一笑道:“等你下次来,我再告诉你。”

黎殇道:“好,我明天再来,你要是再戏弄我,我跟你没完。”

韩昭怡“嘿嘿”一笑道:“嘁,你能拿我怎么样。”

“你!”黎殇看着她,想打她,但实在不忍心,确实,黎殇接触了这么多女子,除了黎娜,韩昭怡是第一个惹怒他,但不愿还手的人,他看着眼前这位比自己大好几岁,又在自己面前显得特娇纵的女子,内心竟生出了娇惯之情。

黎殇道:“好,你赢了。”

韩昭怡一把拉住黎殇,道:“我就是想让你保护我嘛,经过了昨晚,兰罗宗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你要是不在我身边,我死定了啊。”

黎殇道:“咱们还没熟悉到生死之交的份上吧。”

黎殇说完,松开了韩昭怡的手,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韩昭怡看着他,眼神并未表现出失望,而是一丝的玩弄。

韩昭怡向着小青问道:“吕将军那边可有传话?”

小青道:“吕将军说择日不如撞日,就在今晚。”

韩昭怡眼神阴狠的道:“你去告诉他,时机还并不成熟,他要是敢擅自行动,休怪我翻脸无情。”

“好。”

黎殇走后直接回到家中。

黎娜看到黎殇后道:“呦,黎少爷回来了,昨晚青楼一游可还舒服啊。”

黎殇道:“姐,你别想多了,我昨晚什么也没干。”

黎娜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对着空气说道:“唉!我弟弟啊!这才多大啊!”

这下完了,黎殇现在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这时,黑龙的声音想起:“殇儿,你现在必须得再寻找一只兽灵了,我昨晚有预感,你要是再一次使用我的力量,那么方圆千里之内,必定有强者闻着气息前来,而那人,必定是仇人。”

黎殇道:“好,爷爷,咱们现在就去魔兽森林,不过即使是灵海,不也就只能融合一只么?”

黑龙道:“我有说过要融合么。”

黎殇有些疑惑,问道:“那爷爷是想……”

黑龙道:“奴灵!”

黎殇疑惑道:“奴灵是什么?”

黑龙道:“驱灵为奴,为我所用!”

黎殇听的云里雾里,但没有继续问下去。

黎殇跟家里人告别,准备前往离紫灵城附近的魔兽森林。

“刚回来就要走吗?”黎浩问道。

黎殇道:“嗯,我已经进入灵虚境,需得去融合兽灵了。”

黎浩道:“那你注意安全,万事小心。”

黎殇点了点头。

黎殇准备走时,黎娜过来道:“你该不会又去见那个紫灵城第一美女的吧。”

“额!”黎殇一阵无语,说道:“我跟她没关系,你别再乱说了。”说完黎殇转身:“我走了。”

黎娜看着他离去的身影,陷入了沉思。

黎浩站在悬崖边,回想着当年的情景。

……

那天是黑夜,电闪雷鸣,还下着暴雨,黎浩准备去关门,却看见门口有一女子,她相貌极美,却满身都是血,在他的怀中,有一个孩子,看起来才刚出生不久。

那名女子趴在门口,眼神里有着无尽的痛苦和绝望,她看着面前的黎浩,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又说不出来。

但黎浩明白她在想什么,黎浩连忙上前扶住那名女子,把她和孩子拉到门前的屋檐下,道:“你是想让我照顾你的孩子?”

那名女子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怀中的孩子。

黎浩接过孩子,看了看,那孩子似睡非睡的样子。

那名女子握着黎浩的手臂,黎浩看向她,那名女子强忍着疼痛,艰难的吐了一个字。

“殇。”

说完,一个巨大的黑影略过,随之,那名女子也消失不见,但那名女子却还留下了另一个东西,在那名女子消失的地方,放着一个闪闪发亮的东西,它呈现出莹白色。

黎浩凑近去看,那是一朵“菊花”。

一朵有着生命的菊花,那名女子走后,它似乎是在哭泣,又似乎很愤怒,顿时,它光芒大放,它变大了些,它变的非常愤怒,它似乎想要破坏,但被身上的一条锁链给锁住了,让它无法动弹。

黎浩上前去,想要抓住它,但被它给弹开了,它发出了很强烈的能量冲击,险些将黎浩震飞。

这时,它发现了黎浩怀中的孩子,它内心的怒火平息了,它慢慢的缩小,它的光芒慢慢变得温和,它缓缓的飘向黎浩怀中的孩子,落在了他的身上。

看到这样,黎浩也就放心了,进屋之后,黎浩把孩子放到了自己女儿的旁边,那是幼时的黎娜,当时的她和这个孩子差不多大。

黎浩看了看那朵菊花,觉得将它放在这不妥,但要是将它放在别处,又怕它再次发怒,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但这朵菊花好像知道黎浩在想什么,于是慢慢的飘向了黎浩。

……

想到这里,黎浩发现他已经好久没有看过它了,于是转身去找那朵菊花。

那次,黎浩看到这朵花之后,便已经猜到了它是那传说中的二十朵妖花之一,黎浩为了自己的安全,也为了那朵妖花是安全,所以把它藏了起来。

黎浩来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了地下密道的入口,走了进去。

里边很宽阔,也很黑暗,但在密道的最深处,有一个光芒,虽然离得很远,但已经被它照射到了。

黎浩走向前去,它的光芒越来越强烈,直到整朵花浮现在面前。

这朵菊花变大了,它没有了锁链的束缚,然而有足足七尺宽,它仍然是莹白色,它察觉到黎浩走来,它的花瓣略微的动了一动。

黎浩道:“他长大了,我想你也快要离开了。”

菊花抬了抬花瓣。

黎浩道:“我之前翻了好多的资料,查看了许多的书籍,最后,终于让我找到了关于“你”的一些记录,在二十朵妖花中只有一朵是菊花,名叫“映天菊”,而且还是守护之花之首,我想应该就是你了吧。”

黎浩看映天菊没有反应,又继续道:“我实在想不出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子,能让一朵妖花之王为之臣服。”

说到这里,映天菊似乎怒了,瞬间光芒大放,将黎浩推开数米之外。

黎浩有些狼狈,站起身说道:“花王好生歇息,在下告辞了。”

这时,映天菊的光芒慢慢的暗淡,看来是怒火平息了。

黎浩此时的腿已经有些抖了,面对这么一朵花,简直比面对一只高阶魔兽还可怕。

黎浩行了一礼,就慢慢的转身离开。

……

黎殇此时并未着急去往魔兽森林,而是来到了花满楼,他嘴上说不在乎韩昭怡的生死,但心里还是不放心,于是过来偷偷的看了一眼,确定韩昭怡没事之后便安心上路了。

走在路上,黑龙说道:“殇儿,你是不是喜欢上那姑娘了。”

黎殇道:“没有,她只是让我产生了一些兴趣而已。”

黑龙叹息一声道:“殇儿,有件事情本来我是想等你成年之后再告诉你,但我觉得来不及了。”

“什么事?”黎殇问道。

黑龙道:“你有一门婚约,这门婚约在你出生时就已经有了。”

黎殇道:“爷爷,过去了这么多年,而且宗门出现了那样的变故,有婚约的话,难道还要去守吗?”

黑龙道:“要,这门婚约对你至关重要,你必须遵守。”

黎殇又问道:“那与我有婚约那人,现在在何处。”

黑龙道:“她是一个强大的宗门之主的女儿,十六年前,你与那名女孩儿同时出生,而且她父亲与你父亲又是至交,所以当日便定下了婚约,后来宗门出事,但那女孩所在的宗门为了不惹祸上身,竟躲避的远远的。”

黎殇道:“那为什么还要去遵守这个婚约?”

黑龙道:“我说了,这个婚约对你至关重要,你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爱上任何女子,就算是爱上了也不能在一起,你明白吗?”

黎殇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对于那韩昭怡,黎殇确实有些心动,但还没有喜欢到那个份上。

黎殇又道:“不过当时既然他们对我们的遭遇视而不见,那么他们还会遵守婚约吗?”

黑龙道:“他们若是不遵守,那就打到他们遵守。”

黎殇“哦”了一声,感觉怪怪的。

黑龙又道:“等事情结束,之后你再喜欢其他女子,便可以直接把那女子给杀了。”

“哦。”

现在的天已经黑了,黎殇也已经离开了紫灵城,但距离魔兽森林,还有一段距离,所有就近找了一家客栈,准备住一晚。

黎殇经过这几年的赌博,然而他手里最不缺的就是钱了,尤其是出门,带了满满一口袋。

黎殇找了一家看起来比较不错的客栈,走了进去,里边还比较热闹,有住店的,也有看台上唱戏的,但更多的是来吃饭的。

看到黎殇进来,一位小二迎面而来:“客管,您有什么需要?”

黎殇道:“给我准备一间房,然后再给我上几个小菜。”

“好嘞。”说完,小二就去准备了。

黎殇找了一处坐了下,在他隔壁桌上有一对夫妻,和一个拿着剑的刀疤脸,这三人从黎殇进门就一直看着黎殇,而且还上下打量。

那对夫妻,男的身体高大,满身的肌肉,腰上挂着一把刀,那名女子看起来也是一脸阴险的样子,刀疤脸一直面无表情。

黎殇看到的第一眼就猜出来了,这三人绝对是劫匪,在整个东稻洲,劫匪都是肆意横行,更别说是这小小紫灵城了。

黎殇看着那三人也不是特别厉害,但那三人却一直盯着黎殇,看来他们是觉得黎殇体格弱小,又一副富家公子的样子,想必要有什么不轨的打算。

那位壮汉朝着身旁的女子施了施眼色,那名女子笑了笑起身朝着黎殇走来。

黎殇看着她叹息一声,长得真磕碜。

其实这位女子的长相并不算太差,起码入选一个青楼女子,足够了,但黎殇这些年玩弄过的女子所不算多,但个个都是人间绝色,眼前这个,实在入不了眼。

这时,黑龙的声音想起,“殇儿,那把剑不错,对你很有帮助,想办法弄来。”

“你说的是那个刀疤脸的?”

“嗯。”

“好的。”黎殇道。

那名女子坐到了黎殇的对面,开口说道:“公子一个人吗?”

黎殇点了点头道:“嗯,没错,一个人。”

那名女子听到后,起身做到了黎殇的旁边,拿着酒壶倒着酒说道:“一个人,那今晚小女子陪着公子如何?”

黎殇推开她道:“不了,在下一个人挺好。”

那女子往前挪了挪,拿着酒杯递给了黎殇道:“公子怎么能这么推辞人家呢。”

那女的看到黎殇接过酒杯,一根毒针出现在手中,看黎殇不注意,刺了过去。

但自从她过来的那一刻,黎殇就有所提防,这些小把戏对于开启了精神本源的黎殇来说,还是不难发现的。

黎殇一把抓住那只刺来的手,另一只手握着酒杯,说道:“姑娘,你怎么那么着急呢?”


     云谦闻言长叹一声,一脚踏进门船舱。现在她已很了解沈壁君,她虽然在狂笑着,可是她娘是是位心肠冷酷的女子因为就在这一瞬间,黑衣人已倒,观点鲜明。思维成熟,视野开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whsljy.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