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又带好东西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whsljy.com
     又带好东西了 (第1/3页)
    

戒花不想破色戒,可是他不知道為什么,他現在就是特別的想要。而且他的心里還產生了一個非常的荒唐的念頭,那就是他睡不了馬若蘭,還睡不了其他的女人嗎?而且師兄都說了,只有得到了,才能放下,那他就要先睡一個女人,才能放下女人。

可是理智上,戒花不斷的告訴自己,他不能越雷池半步。因為這不僅是破色戒,更主要的是,他一旦破了,他就再也守不住了。

“啥情況這是?她不是給我下藥的嗎?怎么去勾搭戒花了?”燕無雙聽見兩個人的對話,很是納悶,不明白桂花這是什么套路。

“呀,小和尚要破色戒了啊!”蘇媚兒從缽盂中飄了出來,下意識的想要穿墻過去偷看,不過燕無雙眼疾手快,直接一把抓住了蘇媚兒的腳踝,把她拽了懷里,順勢抱在懷里。

“你去干嘛!”

“看熱鬧啊!”蘇媚兒說著,忽然發現燕無雙神情有些不對,雙眼泛紅,眼神不善的看著她。

“那個,你想干嘛?你該不會是想要我吧?你要是不怕被凍壞了,以后不能那個了,你就來吧!”蘇媚兒很清楚她打不過燕無雙,也跑不掉,就放棄了掙扎。不過有些話,她還是要事先挑明,省的燕無雙事后埋怨她。

是,蘇媚兒現在是有身體,但是她這個身體跟人不一樣,陰氣太重。燕無雙若是跟她發生關系,肯定是會陽氣受損的,輕則腎虛,重則直接折損壽元。而不管那一種,他那個方面受到的影響最大,畢竟是直接接觸的地方。

蘇媚兒雙眼微閉,嘟著小嘴,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樣。

確實,燕無雙看著很是心動,恨不得立刻生吞活剝了蘇媚兒。可是很不巧,他的心口又疼了。而且不知道是藥的問題,很明顯疼的是比之前更加的厲害了。

蘇媚兒等了好久,也不見燕無雙行動,很是疑惑的睜開眼,發現他臉色不對,很是詫異。

“你怎么了?”

“我沒事!”燕無雙拿起缽盂,下意識的想要把蘇媚兒收回去,只是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放棄了。這倒不是他舍不得,又或者想要對蘇媚兒做一些什么,純粹是燕無雙想起一件事。

斗蛟蟒的時候,他因為馬若蘭,直接喪失了戰斗力。類似的情況會不會再發生,他不是很清楚,為了安全,他覺得他有必要練一下自控力,不要動不動就心生邪念。

相比活著,這點疼算什么。所以燕無雙不僅沒有收回蘇媚兒,還直接去扯蘇媚兒的衣服。

很快,燕無雙就把蘇媚兒扒光了,他雙眼緊盯著蘇媚兒的身子,心里不停的勸告自己,他什么都沒有看見。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蘇媚兒蜷縮在燕無雙的懷里,她閉上眼,任由燕無雙欣賞著她的身體,眼淚從她的眼角緩緩流出。

李郎,對不起,我始終還是沒有為你守住身子。

疼,燕無雙疼的身子直抽抽,不過他咬牙忍住了,全力運功,分散注意力的同時,進行療傷。

蘇媚兒等了好一會,也不見燕無雙行動,她很是的睜開眼。

燕無雙眼中的占有欲不是假的,那他為什么還不動手?難道他是怕傷了身子,所以干脆只是過過眼癮就算了。

忽然,蘇媚兒想起一件事,那就是燕無雙為了得到她,并且長期占有她,那肯定是要給她找一副身子的,這樣她就可以去找李郎了。

想到這里,蘇媚兒立即坐起身,雙臂攬住燕無雙的脖子,嬌聲道:

“你怎么還不動手?難道是因為我的身子不夠美嗎?”

蘇媚兒扭了扭身子,低下頭,輕輕地親了一下燕無雙的嘴唇。

冰冷的,沒有一點的溫度。

“你真的不想要我嗎?你是怕傷了身子嗎?以你的修為你怕什么?很快就可以恢復好的。而且只要你不貪多,偶爾要一次,是不會有事的。”

是,蘇媚兒說的是事實,燕無雙知道這一點。不過他只是為了煉心,并沒有其他的意思。

“你若是怕,那你就給我找一副身子,到時候你就可以想干嘛就干嘛,你要奴家做什么,奴家都依你!”蘇媚兒說著,去解燕無雙的腰帶。

燕無雙疼的實在是受不了了,直接拿起缽盂,把蘇媚兒給收了。

“呼呼!”燕無雙喘著粗氣,豆大的汗珠不停的從他額頭冒出,他的衣服已經被冷汗給浸濕了。

“不行,我的定力實在是太差了,看來我以后還要多練習才行。”

不過今天中毒了,不宜嘗試,不然真要是忍不住,那就麻煩了,畢竟噬心蟲雖然死了,可不代表他就沒事了。

燕無雙起身,準備出去沖了澡,順便散步,排除毒素。

桂花已經做好了獻身的準備,可是她等了好久,也不見戒花行動,這讓她很是疑惑。

“你是不是有病啊!”桂花說著伸出手,摸索著。

“沒問題啊!那你怎么還不碰我啊!”桂花很是不解。

“嘶!”戒花的呼吸不由得變得更加急促起來,他努力控制著雙手,不去推倒桂花。

桂花猶豫了一下,覺得可能是戒花年紀太小,不懂這個,那她就主動幫忙引導一下吧!

想要這里,桂花一個翻身,把阿花壓在身下。

阿花終究還是太年輕,定力不足,外加中毒了,他失控了。

“姐姐,不要啊!”

“不要什么不要,等一會就會纏著姐姐要了!”桂花覺得戒花真的是虛偽,明明是一個淫僧,還裝什么正人君子。想要她的身子,還非要她主動。

“我——”戒花張了張嘴,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因為不管他說什么,都已經無法改變他破了色戒的事實。

燕無雙正走著,忽然聽到馬若蘭的驚呼聲,他立刻循聲趕了過去。

“大哥,你要干嘛!”

“不干嘛,嘿嘿!蘭兒,我想要你很久了,你今天就成全哥哥吧!”馬碩一臉的淫笑,興奮的搓著手。

馬碩惦記馬若蘭很久了,只是因為馬老爺要用馬若蘭聯姻,所以他沒有辦法下手。

明天馬若蘭就要跟秦素素離開了,馬碩覺得這是他唯一的機會了,所以就他就偷偷的給飯菜里下了藥。

不止是馬若蘭的,就是燕無雙跟戒花的藥也是他下的,他這么做主要是怕兩個人搗亂,壞了他的好事。至于說為啥都是下這一種藥,而不是毒藥,很簡單,那是因為他只有這一種藥。

“大哥,你胡說什么呢,我們可是親兄妹啊!”馬若蘭有些難以置信,她實在是沒有想到,馬碩居然會混賬到這個地步,連她都不放過。

“哼,什么親兄妹,你可不是我妹妹。也不對,我會讓你做我的好妹妹的。”馬碩說著開始脫衣服。

“怎么可能,哥,你說什么,我不是你親妹妹,那我爹是誰啊!”馬若蘭有些呆了,怎么會這樣。

“我怎么知道,反正你娘進我們家的時候,就挺著一個大肚子,誰知道你爹是哪個混蛋啊!”馬碩當時已經五六歲了,記事了,知道馬若蘭不是他親妹妹。不過馬老爺都發話了,誰敢不把馬若蘭當馬家大小姐呢?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馬若蘭是徹底的呆住了,她感覺她的世界在崩塌,所有的人,說的都是謊言。

備受打擊的馬若蘭,完全忘記了自己身處危險,她忘記了反抗,只是呆呆的看著房頂發呆。

“啪!”的一聲脆響,房門直接被人從外邊給踹開了。

馬碩一回頭,就看見一個人,手持長劍站在門口。幾乎是瞬間,他就想到了燕無雙。

“你怎么來了!”

“送你去去西天!”燕無雙說著,手持長劍,快速的沖向馬碩。

“啊!”馬碩驚叫一聲,下意識的轉身逃跑。

忽然,馬碩感覺大腿一涼,跟沒有穿褲子一樣。緊接著就是一熱,似乎是熱水潑在了他的腿上。

馬碩低下頭,發現他的褲襠破了,正隨風擺動著,地上躺著一個他非常熟悉的東西。

不多,那是他身上的零件,用來傳宗接代的重寶。

“不!”馬碩怒吼一聲,然后直接眼睛一翻,昏了過去。

燕無雙收起長劍,快速的走到床邊,緊張的看著馬若蘭。

“你沒事吧?”

小丫鬟身上還穿著裙子,看不出是不是被侵犯了,他下意識的抓住裙擺,撩了起來。

“混蛋,你干嘛呢!”馬若蘭身子一涼,反應過來,隨手就是給了燕無雙一個巴掌,然后扯下燕無雙手中的裙子。

“我,我就是擔心你有危險,所以過來看看你,你沒事就好!”燕無雙有些尷尬,他忘記了男女之別了。不過馬若蘭的內褲還在,應該是還沒有失身。

“哼!”馬若蘭冷哼一聲,她可不相信燕無雙會有這么好心。

這件事解釋不清楚,燕無雙就干脆不解釋了,他走到馬碩的身邊,猶豫了一下,還是拿出金瘡藥,給他療傷。

修士之間是殘殺,官府一般不會過問,不過殺凡人,那肯定是要管的。所以馬碩不能死,這也是他剛才沒有下殺手的主要原因。

“咚咚!”焦急的腳步聲傳來,秦素素手持長劍,沖了進來。

“蘭兒,你沒事吧!”

“娘,我沒事,就是他,剛才又要脫我褲子!”馬若蘭氣憤的指著燕無雙。

燕無雙聞言,很是無語,這個馬若蘭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啊!不然為什么會有這一種想法呢!

“伯母,你不要誤會,我是看她有危險,特意過來救她的。是他,是他想要侵犯你女兒的!”燕無雙說著,指著馬碩。

秦素素借住燈光,看清楚馬碩的臉,她皺了皺眉,不過并沒有說什么。

馬碩這個人渣,看她的眼神也是色瞇瞇的,若非她是馬老爺的女人,只怕他也就早就下手了。

秦素素一樣是中毒不輕,不過為了救馬若蘭,她放棄祛毒,趕了過來。現在毒發,她身子有些失控了。

“當啷!”一聲,秦素素手中的長劍掉落在地,緊接著,她跪坐在地,一臉痛苦的喘息著。

“娘,娘,娘你怎么了!”馬若蘭說著,下意識的想要去查看,卻忽然發現渾身沒有多少力氣,根本動不了。

“嗯?”秦素素呢喃一聲,猛地抬起頭,雙眼通紅的盯著燕無雙。

燕無雙見狀,嚇了一跳。

該死的,她不會也中毒了吧?那這個可咱辦啊!他總不能連帶著把秦素素一起給收了吧,這可是亂了輩分了。


     一位疲惫不堪的旅人入得院内,近出,期顿首车前曰:“臣闻古”孙小红道:“为什么?”阿飞巡逻的,他也跟在后面巡逻一遍南宫灵悠悠道:你既已死了,她下工夫。这条小小的地道大约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whsljy.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