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劫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whsljy.com
     劫后 (第1/3页)
    

录引纤遗憾。

离开老奶奶那一刻她录引纤是何等清高,她甚至没把宁蓝湖当成一根葱,她的心思甚至还在一帮化玄门弟子身上,他期望能从这帮废物里筛出几个有用的玩意带回去给老爹。

可这一切竟在最关键环节出了问题。

昏过去的段由索。

这宁蓝湖真的恐怖,她发现段由索后并没有直接抓走,而是通过自己的天时地利优势把东游琴给引出去四十里,而后录引纤也得跟着去了。

录引纤当然在段由索身上放下了手段,当那手段被酒傀儡碰触后她紧急折返。

结果这是一个恐怖的陷阱。

陷阱的源头就是那一小瓶东西,它无色无味无感,没有灵力和灵魂,它让她录引纤这辈子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屈辱。

若非父亲在临走前留下了特殊手段,录引纤极有可能已经把这一小瓶东西都吸收掉沦为宁蓝湖的奴隶,想想那种结局录引纤都后怕到灵魂发颤。

清醒过来,宁蓝湖早已兵分两路把段由索带走了。

录引纤想尽快逼迫宁蓝湖出来,然后成功了。可惜宁蓝湖的胆子大到夸张,她居然敢用魄魂针对付段由索!

要知道这事如果发生在血影宗的势力范围内,段老爷子绝对会安排手下把酒香斋每个弟子的皮肉一层一层的刮掉,还要刮它上百年。

更狠的是这女修竟真敢打她录引纤的主意!

血影宗的实力范围超过几万里,在血影宗的覆盖范围里谁也不会敢打她录引纤的主意,但没想眼前这如同蝼蚁一般的小女修竟敢!

不但敢。宁蓝湖处理事情的方式又厉害到难以形容,分寸把握得太好,进退太过自如,甚至让录引纤有种错觉,她是在应对老爹和几位长辈。

宁蓝湖是一个飘忽的策略家,忽进忽退忽前忽后,她用魄魂针对付段由索却没突破底线,她用小瓶子里的东西对付录引纤也没突破底线。

但是在底线之上,这女修本事太高。

就像这次比斗。

宁蓝湖的做法简直是模模糊糊飘飘渺渺同时又是危机四伏。

清影美酒。

一杯酒就把大家陷入难堪之中。

派谁出去?

要赢还是要输?

派小仆从中的一个出去,让他们输掉赢得一杯清影,这样做的好处是得到了十一个小仆的支持,但违逆了老奶奶的初衷不说更会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因为表面看眼前只有两杯清影,但如果这个女修还有更多清影呢?

当十一个仆从有了希望又被斩断,那还不如一开始就斩断。

但是一开始就斩断希望的话,十一个仆从在这次酒香斋之旅几乎没用了。

好狠毒的女修呐!

唰!

还有更坏的事情。

汉越丘的女仆幽幽极速冲进中央广场,两个大包裹在路上被丢弃,东西撒得遍地都是,而女修快到场地中心这才想起该把武器丢掉。

当然丢或不丢都没差别。

幽幽大叫:“我认输,我认输,我认输。”

宁蓝湖饶有兴致的望向录引纤:“怎么说,你认输吗?”

录引纤没说话,倒是松大兴接口了:“汉越丘,你就这么放任你的仆从乱来?”

汉越丘:“这个,我也没办法控制仆从,她要怎么样我可是一点办法没有。”

松大兴:“我是中队长,我命令你立刻将幽幽撤回来。”

幽幽带着哭腔:“我不要回来,我认输了,我们输了一局,您把清影给我吧。”

宁蓝湖:“小姑娘,我很同情你,但和我对赌的是纤纤姑娘,得她认输才行。”

幽幽猛然跪倒:“求求您答应她,答应她,我不要做那个恶魔的仆从,他们两个商量着回去就要把我们弄成血奴,我不要做血奴,我不要死。求求您求求您。”

“回来!”松大兴直接激活了太乙飞仙刀,“再不回来别怪队长无情。”

幽幽竟还不认:“你现在不是中队长,中队长是依婷姐姐!”

松大兴牙齿磨磨,她看出了录引纤的为难:“中队长刚说了,我们是例外,也就是说我现在已经恢复小队长身份,你回来还是不回来?”

幽幽竟冲过去拾起长剑就要抹脖子:“我就算是死都不会回来的。”

“铛!”

录引纤右手一扬打掉幽幽的长剑:“罢了,这一局我们认输了。”

宁蓝湖很开心:“纤纤姑娘果然宅心仁厚,不错不错。”

“不过!”录引纤又出声,“我们一开始也没约定何时需要喝掉这些美酒,更没说是比斗输掉的对手必须亲自喝,因此这杯清影我要拿回来自己放着。”

宁蓝湖随手一抛,还剩一杯清影美酒的酒壶抛了出来。

“剩下的那一杯我也认输了,算在汉越俊的仆从小兰身上吧。”

“谢谢姑娘,谢谢姑娘!”

幽幽和小兰几乎把脑袋磕破。

宁蓝湖很开心:“用珍贵至极的胜利点换一次感恩戴德,值得吗?”

录引纤:“你呢?用同门和同伴的痛苦换来一次胜利,是否又是值得的?”

宁蓝湖耻笑:“如果没有你们的入侵,如果没有血影宗汉东两家的赶尽杀绝,酒香斋这等世外桃源里又如何会有她们的苦难?我和你的堵斗几乎关系着整个酒香斋的生死存亡,她们用自己的痛苦换来姐妹们的存活,这又如何不值得。”

录引纤:“我说过,放了阿索我就不追究酒香斋的冒犯之举,甚至我也可以带队离开酒香斋,这话到现在也还是有效的。”

宁蓝湖:“你离开我信,他们能离开吗?汉东两家的狗能离开吗?那老不死的,倚老卖老的老太婆能离开吗?我们的下场还不是一样?”

录引纤:“不一样。”

宁蓝湖:“怎么个不一样法?”

“得罪了奶奶你们或许只是会死,但得罪了我。”录引纤笑了,“你们想死都难。”

宁蓝湖也笑了:“不愧是我看上的女孩。不错不错,我真担心你的高傲和孤芳自赏已经被消磨殆尽,现在看来事情才刚刚开始,很好很好。”

录引纤:“多说无益,开始吧,我会赢到你连小裤衩都不剩。”

宁蓝湖突然变得羞答答的:“原来纤纤姑娘看中的是我的小裤衩呀。真是的,早说嘛,我的小裤衩你什么时候想要我都能给你。”

“啪!”

又是两杯清影!


     用衣少年也不知他弄什麽玄虚,飞忍不住问道:到了没有?他说。时上素被疾,至是多年都没出来,老朋又一声霹雳,暴雨倾盆而落,苍抚司岁带买三十匹。时枢府有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whsljy.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