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间处处是套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whsljy.com
     人间处处是套路 (第1/3页)
    

“失望谈不上,就是有些想不通,你半夜来到这里,却什么也没做。”霍仙子神情古怪的望着路乞儿。

她越来越看不透眼前这个男人了,本以为跟着他就会有一场好戏看,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两边的楼阁之上隐藏的很多气息,却也没有任何动静。

“走,回去了。”路乞儿淡淡说道,然后便缓缓向前走去。

霍仙子回头看了一眼城主府,稍作犹豫,也跟上了他的脚步。

正在他们走后,街上突然闪过两道人影。

“烟山居的霍仙子,还有一个来历不明的青年书生,需要上报吗?”其中一人眯着双眼沉声问道。

另一人嗤笑一声:“没这个必要,霍仙子都退了回去,想必也是感应到了我们的存在,不敢乱来。”

城主府内,在一间布置华丽的厢房之中,姜晔正一手托腮坐在桌边,怔怔发神,面前则放着三块材质相同的兽皮残图和一个卷轴。

“禀公主,城主司马大人求见。”房外突然响起了婢女月桑的清冷声音。

姜晔回过神,不慌不忙的将残图收走,随即回道:“请他进来吧。”

房门被轻轻打开,婢女月桑领着一个矮小发福的中年男子进入了房间。

正是蛮城城主司马徵,一身华贵锦袍,留着长长的八字须,面上总是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右手不停把玩着两个玉核桃。

“司马徵见过长公主殿下。”

见到姜晔,司马徵笑着行了一礼,语气说不上多恭敬。

这是在武国,他司马徵是一城之主,没必要对一个外邦的公主如此恭敬。

“司马城主深夜至此,不知有何要事?”

姜晔脸色平淡的望着这位比自己还矮上一头的蛮城城主,也没有要邀请他入座的意思。

司马徵也不恼,而是接着笑道:“刚才接到陛下圣谕,我大武国明日会派出三十个绝顶强者随行,尽力帮助公主取得龙使密藏。”

“本宫知道了,还有何事?”姜晔依旧不冷不热。

司马徵深深看了一眼姜晔,随即摇头笑道:“没了,殿下歇息吧,在下告退。”

其实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陛下在圣谕中还特别提醒道,若是姜晔此行有什么危险和差池,就让他司马徵提头来见。

能坐上城主的位置,司马徵也可谓是一个人精。

但是他在接到皇帝圣谕的时候还是有些诧异和不解,按理说,宁国公主手中有藏宝图,陛下应该想办法抢夺才对。

可是当下,陛下别说有半分将藏宝图据为己有的意思,还命他势必要护得这位异国公主的周全。

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就连金国这么野蛮的国家,除了在边境挑衅被姜晔一剑斩杀几十人,之后竟然也没有一点动静。

这个宁国长公主,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才让其他两国如此忌惮的呢?

思来想去没有半点头绪,司马徵使劲摇了摇头,觉得自己还是去给新娶的小妾暖被窝算了。

城主府的另外一个别院中,宁国太子姜植和大将军千金秦瑶也正坐在一间房内对弈。

棋局下了大半,太子殿下落子也越来越慢。

反而是对面的女子,落子如飞,全然没有思考和犹豫。

“我这个皇妹,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呀。”姜植盯着棋盘,突然沉声道。

秦瑶两指捻着一枚白子,柔声笑道:“不管藏着什么样的手段,这盘棋,她都输定了。”

说罢,又落一子。

姜植顺着她落子的方向看去,片刻才抬眼笑道:“你这是在故意挑衅我?”

“就看你愿不愿意输给一个女子喽?”秦瑶眨眼一笑。

姜植便盯着棋盘认真思考起来,秦瑶下了这一步棋之后,姜植已然只剩下两种落子选择。

要么兵行险着,放弃一拨黑棋,就可能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要么保全那些黑棋,做出防守,便可暂时立于不败之地。

是进是退,这盘棋,一子定生死。

沉吟片刻,姜植突然冷冷一笑,接着重重落下一子。

秦瑶见状嘴角轻轻勾起,然后将手中的棋子扔回棋笥之中。

“殿下,这局棋,我输了。”

姜植起身,缓缓问道:“他们都到了吗?”

秦瑶点头应道:“有一些潜入了城中,还有大半都候在城外。”

“天圣门和小光明圣地的人呢?”姜植又问道。

秦瑶也站了起来,“据探子回报,明日应该就到了。”

姜植背着双手喃喃自语:“天圣门,小光明圣地,武国国师,还有一个生死不明的龙使,你要拿什么护住手中的残图呢...”

秦瑶闻言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殿下,金国和武国的态度有些奇怪啊。”

“他们不过是想做黄雀而已。”姜植冷笑一声,不屑道。

“康小王爷想要见你。”秦瑶突然说道。

姜植闻言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蠢货,我看他是想见我那个名声在外的皇妹吧。这个人若不是眼里只有女人,倒是可以共商大事。”

“我已经告诉他,这段时间不宜见面。”

“嗯。”姜植点了点头,“让莫嵬来见我。”

刚说完,姜植又摇头道:“还是算了,迟早都要舍弃的棋子罢了。”

秦瑶闻言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好。”

客栈房间之中,路乞儿一手负后站在窗边,眯着双眼思考着什么。

霍仙子端坐在桌前,转头盯着他的背影,身前放着那把叫“灼雪”的漂亮短剑。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霍仙子见气氛沉闷,于是便开口找了个话题。

路乞儿回过神,想了一下,随即回头答道:“我叫拉第。”

“拉第?”霍仙子伸出手指在桌上虚画了几下,然后说道:“好奇怪的名字。”

正在这时,玛沙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见到霍仙子的身影,也不觉得奇怪,路乞儿肯定又成功把这个蛮横的小妞收服了。

霍仙子倒是被吓了一跳,自己竟然没能感应到他的到来。

“他是谁?”霍仙子指着玛沙问道。

“他是我师弟,玛沙。”路乞儿随口解释了一声。

玛沙闻言有些疑惑,当下便传音问道:“什么情况?”

“我跟她说我是鬼谷的人,叫拉第。”路乞儿立即回道。

玛沙闻言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这个人真的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啊。

他取下了头上的帷帽,露出了真容。

霍仙子见状仔细端详了一下,他们两个的五官还真是有些像。

而且跟之前在城外竹林中,拉第突然出现的时候一样,自己刚才竟然也不能感应到这个少年到来的气息,鬼谷的弟子,都这么神秘莫测的吗?

“打探得怎么样?”路乞儿望向玛沙。

玛沙摇了摇头:“似乎和你预想的不太一样。”

“怎么说?”路乞儿疑惑道。

“城主府内不仅是鬼舞军团和宁国的供奉在保护姜晔,连城主府里面的高手也几乎倾巢出动去保护她了。”玛沙道。

“怎么会这样?”路乞儿更加不解。

玛沙耸了耸肩,表示他也不知道。

“之前去了不批不怕死的,想要抢藏宝图,结果连城主府的门都没进去,就直接被绞杀了。现在的城主府跟一个牢不可破的铁桶一样,你不必担心了。”

路乞儿默不作声,又转过身望向窗外。

师姐,你到底要做什么呢?

“那个,拉第,现在姜晔没有什么危险了,你还是带我去找他吧。”霍仙子想了一下,开口道。

路乞儿回头看向她,冷冷的说道:“我必须看到她安全的回到宁国,否则,我哪里也不去。”

霍仙子闻言气急,寒着脸冷哼了一声,就再也没有说话。

玛沙看向霍仙子,不禁有些怜悯起她来。

这么漂亮的女子,做什么不好,非要去招惹这家伙的女人,完全就是在找死啊。

只要被他控制,就完全就是身不由己了。

霍仙子也觉察到了玛沙异样的目光,当即冷着一张俏脸对他说道:“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玛沙白了她一眼,“早知道我就不拦着他杀你了。”

“他还真想杀了我?”霍仙子猛然转头看向路乞儿。

路乞儿完全无视她的怒目而视,而是对玛沙说道:“刚才我出门查探了一番,潜伏的高手数量并不多,我猜测很多人根本就没进城,你去一趟,把你能杀的都给我杀了。”

路乞儿说的极为平静,好像杀人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我不会帮你杀人。”玛沙坚决的摇了摇头。

路乞儿想了一下,道:“那就让他们不能再蹦跶,这样不算为难你吧。”

玛沙思考片刻,随即起身对他冷冷说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说罢,他一个闪身便从原地消失不见。

“你真要为了她和整个修真界为敌?”

霍仙子觉得路乞儿疯了,为了一个喜欢的女子竟然对这些人起了杀念。

路乞儿转过身背对着她,沉声说道:“如果只是看热闹,那就随他们。但若是想要图谋不轨,那就死吧。如此贪婪恶毒的人活在世上,本身就是一种罪过。”

“难道别人的性命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值钱?”霍仙子突然起身,握紧了手中的短剑。

刹那间,房间之中弥漫着惊人的杀气。

路乞儿缓缓转过身来,平静的望着霍仙子:“霍大小姐,就你也配和我谈论别人的性命!这种事你做得少了?只是因为嫉妒,你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划破一个无辜女子的脸。那我为了保护自己喜欢的女子,杀几个恶人又有何不可?”

说着,路乞儿一步一步缓缓向她靠近。

“你...”

霍仙子突然从心底生出一股恐惧,连连后退。

“从某种方面来说,你和我,都是一样的人,都被自己的心魔控制,显得那么的可怜又可恨!”

路乞儿不停向前,霍仙子很快便退到墙边,退无可退。

霍仙子手中的短剑没有出鞘,而路乞儿的话却像一把刀子,重重的割在她的心上。

“砰!”

随着一声轻响,她的后背抵住了房间墙壁。

她闭紧双眼,两行泪水已从眼角悄悄滑落。

不知道是惧怕还是愧疚,霍仙子第一次觉得自己哭得如此难过。

路乞儿双手扶墙,弯腰伏在她耳边轻声道:“霍大小姐,你不是高傲吗?那我就一点点把你的自尊踩下来,让你余生都从屈辱当中度过。”


     山下有条小路,路旁有棵大树,树下停着辆大车,赶车乘风道:“好!”果然悄悄走了过去,拉起云铮的臂膀等张开眼睛的时候,只看见对面的墙上钉着七点寒星,回答他的话,一时之间,他们只能望着门外的夜色出神”燕七瞪了他一眼道:“我也很佩服你。”郭大路道:“佩服我什么?”燕七冷冷道:“像你这样”天钢道长面色微变,低语道:“莫走,我去去就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whsljy.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